偶像少女的摄影实况


[ 另类其它 ]

该文章还有以下语言: 繁體中文 (繁体中文)

「……姐……地小…………菊地小姐?」

  「嗯……?」

  菊地真微微张开了眼睛,望向眼前的光源。

  看着熟悉的照射灯之后,她就想起了自己今天前来这里拍摄广告,刚刚正在

小休这件事。

  之前摄影时看到机器亮起的红光,仍然令她感觉有点头昏脑胀。

  「啊,我是想跟您说差不多要进行下一个拍摄了。」

  「嗯,谢谢你。」

  轻轻的拍了两下脸颊,真很快就回复了状态。

  把身上的毛巾放回椅背,她让只穿着泳衣的身体暴露在灯光下。

  「那个,我準备好了!」

  坐在床上,真对着负责拍摄的他说道。

  虽然仍然不习惯让身体裸露,可是身为艺人的专业心态让她把羞耻的情绪压

抑下来。

  只是很普通的拍摄而已,她怎幺可以怯场呢?

  「好,那幺来啰!菊地小姐,麻烦你摆出姿势!」

  依言摆出姿势之后,快门发出的闪光就对着她的胴体不断闪烁。

  昂首挺胸,朝前半跪,倾身半卧,甚至是双手抱胸之类的动作,真都耐着性

子一个接一个的在镜头下完成。

  「那幺,接下来请分开双脚∼」

  「咦?请,请等一下!」

  听到他很自然的指示时,真愕了一下,很快就忍不住作出反应。

  刚刚的姿势也就算了,要她把下半身对着镜头露出甚幺的她可作不到啊!

  「那,那种姿势,会不会太过火了啊!」

  「呃……菊地小姐,拍摄时【听从摄影师指示是偶像的常识】吧……」

  「……啊……」

  听到他的话之后,真只感到脑袋好像忽然传来一阵飘然的感觉般,让她忍不

住恍神了一下。

  「……偶像的……常识……?」

  「是啊,【身为偶像,拍照时依照摄影师命令行动是常识】不是吗?」

  「…………啊啊……」

  然后,真很自然的对着他点了点头。

  她只感到脑袋里面好像有甚幺东西被剥离了似的,变得清爽起来。

  身为偶像就配合拍摄进行,那幺听从对方指示也很合理,不是吗?

  「那幺,菊地小姐,拜託了∼」

  「啊,好的!」

  在催促下,真慢慢的坐在床缘,对着前方将双脚打开。

  黑色的尼龙布紧紧贴在身上,将她的身体曲线尽情展露在镜头下。

  随着双脚往两旁张开,真甚至感到前方的视线跟灯光都要聚往胯间一样。

  (呜,好害羞……)

  只感到脸颊火烫的她仍然保毒着笑容,在命令下维持姿势。

  换了是平常,她应该早就羞得跟雪步一样挖洞洞了,可是身为偶像,她只能

努力坚持下去。

  「那幺菊地小姐,麻烦你这次把游衣拉开来∼」

  「咦咦……好,好的!」

  被下一个指示吓到,早已有所準备的真耐住羞耻心用手指勾开游衣上缘,露

出胸脯的上半部份。

  胸脯彷彿反射着灯光一样白白亮亮的,阵阵从肌肤上传来的温热也让她更为

害羞。

  「对,菊地小姐,心情放鬆点!表情有点紧张啰!」

  「啊,是的,不好意思!」

  「对对,笑一笑喔……不管怎幺说,【身为偶像被注目就会很舒服可是再也

自然不过的事】哪∼」

  「也是呢,啊哈哈……」

  彷彿被他的一番话触动到心思似的,真感到身体的僵硬感有点减轻了。

  也许跟他说的一样,偶尔被注目本身是件很舒服的事吧?

  「对对!现在的表情不错!所以菊地小姐【被我拍照会兴奋起来也是理所当

然的事】呢!来,换个姿势!」

  「我知道了……嗯……」

  随着快门声接二连三的响起,真感到身体里面逐渐发烫起来。

  彷彿有无数的小虫子在全身各处蠕动,又似被电流流过身体的奇妙感觉,让

她忍不住轻轻颤了颤。

  温热的灯光跟镜头的闪光落在身上,让她变换着姿势的身体更加火烫,也越

来越兴奋。

  「唔…………嗯……」

  真只觉得暖烘烘的身体好像越来越想被注目了。

  那阵暴露在甚幺底下的解放感,向其他人展露着自己的舒畅感,把她的身心

都要点燃起来似的。

  「菊地小姐,可以请你褪掉上半身的泳衣吗?」

  没有回答,真只是让自己微颤的手指将肩带拉下来,让上半身完全暴露在镜

头底下。

  彷彿早已兴奋得难以自控,胸脯上面渗溢的汗珠反射着丝丝亮白的灯光,让

真只感到脑海的晕眩感更加强烈,也更加舒畅。

  「嗯…………」

  每一道快门声也让她脑海闪过片片薄弱的,难以名状的奇异感觉。

  既疼痛又舒服,莫名的清凉感却让她心底的微热更加炽烈。

  「菊地小姐,接下来用双手抚摸一下自己身体如何?」

  「呼,噫……?」

  真那微微恍惚的脑海中,传来了他的声音。

  不知怎的,她只感到那道声音彷彿能够直接钻入脑海一样,异样的清晰。

  「【兴奋的话不需要忍耐是常理】啊,请菊地小姐不用多想∼」

  「是吗,好吧……」

  只是简短的回应了一句,真的双手已经急不及待似的摸上了身体。

  不管是胸脯或是仍然被泳衣包住的下半身,她的手指也很细腻地抚抹着每一

寸肌肤,要把底下火热的冲动摸走一样。

  快门的声音虽然变得缓慢,可是真的手指却是越动越快。

  心底的火焰不听使唤似的旺盛起来,让她浑然忘记眼前第三者的存在。

  「嗯……喔……」

  越快甘美的感觉浸染身体,真已是整个人躺在床上,轻咬着嘴唇抚摸身体。

  指尖情不自禁的停留在已经突起的粉尖上,真挪动着腰将手往下伸。

  「很好啊,菊地小姐。很性感喔!」

  真已经顾不上他在说甚幺了。

  胸口那阵阵强烈的,无从抑制的悸动,让她只想专心摸弄自己身体的每一个

地方,把那阵火热平抚下来。

  「啊……噫,嗯……」

  脸颊薰起两片红晕,真顺从着心底涌现的冲动,让手指探往阴部。

  几乎要让脑袋也跟着融掉的甘甜跟火热,令她难以自控。

  「对,对,不用忍耐喔。请尽情的享受吧……尽情的……舒服起来!」

  「嗯…………啊,啊啊……!」

  真吐出了无从压抑的呻吟声。

  那轻轻的一喝彷彿触动了心底的甚幺,让她整个人陷入了强烈的快感中。

  让身体酥软无力的麻痒感觉犹如波浪一样沖刷着她的心灵。

  从小腹氾滥而出的团团火烫感,令真整个人在一瞬间陷入了无法以言语形容

的快感当中,手脚亦随即软软的瘫在床上。

  「哈啊………啊……嗯,啊……」

  彷彿回味着那份感觉似的,她望着天花板照射下来的灯光。

  那份让她差点忍不住沈沦在其中,甘甜难耐的晕眩感依旧在体内迴响着。

  「菊地小姐高潮了啊,真快呢?不过也因此拍到很好的照片了,很棒喔!」

  「哈…………哈啊……」

  平常优秀的体力彷彿消失了一样,真只觉得好像剧奔了很长时间般,连一句

话都说不上来,只能喘息。

  在别人前面登上绝顶,令真直感脑袋发烫。

  可是,在羞耻心以外,她的身体也因为残留的强烈快感而不住颤抖。

  「那幺,既然已经那幺舒服的话,【正常来说已经準备好做爱】了对吧?」

  他的声音深深刺进她那被快感搅搔混淆的思考里。

  让人难以集中的灯光,令她无法抗拒那跟命令无异的声音。

  「……好像…………也是,呢……」

  出自身为偶像的职业性,让她耐着喘息着作出了回应。

  然后,真的眼角便瞄到了器材被安置到脚架上面,眼前的男人也开始脱掉衣

服,露出坚挺的阳具。

  下一秒,他就向她靠近了过来。

  「这也是摄影的一部份,请尽情的享受喔?」

  「是的……唔…………嗯,啊……」

  才刚作出了回应,真的身体已经被那对粗糙的男性手掌摸上了身子。

  被吻着,被舔着,他温和而细腻的爱抚把真心底那稍稍减弱的火热冲动再次

点燃起来。

  一阵又一阵的电流在被男人抚弄过的部位走过,让她的身体情不自禁地一颤

一颤的弹跳着。

  脑袋早就在那滚烫的甘美中蕩漾开来,真的咽喉只能吐出小片小片不成语句

的娇喘。

  真并没有发现,自己那带着丝丝娇媚的蕩漾呻吟,与平常在舞台上时而英气

时而可爱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真是可爱啊,菊地小姐……」

  「噫,啊……嗯,啊啊……!」

  「对,被摸就会舒服,所以你现在被我抚摸会很舒服,也是正常的……」

  当男人的手指往阴唇戳入时,她的呻吟声更加强烈。

  脑袋不时往旁边晃动,真并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已是充满雌性独特的淫靡。

  早已昏昏沈沈的脑袋让她不知道该怎样反应,只能顺着那手指的撩拨颤抖着

身子,再次被推上快感的高峰。

  「真快啊……那幺看样子菊地小姐已经準备好了呢。」

  在真还未回过神来之前,粗大的感觉已经抵在她的下半身,无声无息地把阴

唇轻轻挤开。

  然后,未待她有任何心理準备,火热的阳具已经随之顶进了她的体内。

  「唔……呜,啊……!」

  「真是……紧凑呢……!」

  被填满的饱胀感跟满足感充溢着混浊的思考,真的呻吟多出了几分舒畅。

  她只感到那粗壮的棒状硬块彷彿要灼烧她全身一样,深深刺入了身体,让她

不禁摆动腰肢想要逃离它的侵略。

  可是,腰枝不知不觉已经被稳稳抓着,真连逃避这份快感的机会都没有。

  身体内侧犹如被数之不尽的绒毛搔弄着,她的身体不断随着男人的抽送而颤

抖着,抽搐着。

  只感到身体比任何时候都要滚烫,真不禁闭上了眼睛,尝试逃避那渗往心底

的恐怖快感。

  因此,真并没有看到男人的嘴唇静悄悄地对她薰上潮红的脸颊琢吻。

  「嗯……哈,哈啊…………唔嗯……」

  在胸口奔涌的阵阵火热感觉,让她的本能蠢蠢欲动着。

  身体不自觉地迎合着男人的抽送,在无数练舞的锻鍊下充满活力的胴体随之

上下起伏着。

  而与之相反的,是真那犹如喘不过气,即使被快感淹没的表情。

  「对,尽情享受就对了,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喔!」

  「咿啊啊……嗯,哈………唔嗯……」

  噗哧噗哧的声音在真的耳底不断交错着。

  她不知道这是自己承受抽送时身体不知羞耻地发出的响声,还是阳具在身体

内恣意冲撞时弄出的响声。

  她只知道,那道火焰似是在身体内升腾起来,让她放弃了继续细想的念头。

  不知道该往哪里摆的双手抱住了身上的强壮躯体,真努力地挺动臀部,让阳

具每个抽送都能够刺往她身体的最深处,把那阵阵带起强烈痒烫的冲动搔掉。

  「嗯,啊………噫喔喔!」

  很快的,在男人奋力的猛抽送下,真的身体紧紧绷了起来。

  颤抖的双脚不自然地紧夹着男人的腰,她感到全身被强烈的热流再次沖刷。

  酥软如泥的身体已经没有力气挪动,连本来想要畅快地舒叫的呻吟也被男人

用舌头堵在喉间,真只能默默地享受着那由男人带来的强烈余韵。

  可是,那火热的阳具仍然硬挺着刺在她身体里面,顶往自己的敏感位置。

  那双手也彷彿要展开新一轮攻势般,不规矩地在胸脯跟下身来回抚动。

  「……唔,嗯啊……」

  绵软无力的胴体被阳具的猛挺撞得惊弹起来。

  嘴唇分开不到半秒,真只能轻轻吐出小声的闷哼,迷醉在男人的怀里。

  体内至为娇嫩的地方被狠狠的沖击着,已是无力抵抗的她只能一次又一次被

推上悦乐的颠覆……

  ……………………

  ………………

  …………

  ……

  「…………」

  「……」

  真盯着在自己眼前全裸跪坐着的男人,而他也低头沈默着。

  在那个所谓的『拍摄』完成之后,她就回复了清醒。

  而现在,她当然很清楚这个家伙对自己干了甚幺好事。

  「…………你有甚幺好解释的吗?製作人。」

  「非常的对不起!真,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男人用力地猛磕头。

  这个正在全裸土下座的人,是她的专属製作人。

  「……难不成对着雪步你也……?」

  「绝对没有!我发誓绝对没有!我好歹有执照的啊!」

  真盯向他的视线仍然不好。

  今天是她们两人休假的日子,他就跟真提议用擅长的催眠术来改善她不擅长

应付镜头的问题。

  真可没想到会弄出这样的状况。

  即使已经在交往,也不是首次作这种事,仍然令人很害羞啊!

  「……………这种事只要好好说的话……」

  「咦?你说甚幺了吗?」

  「甚幺都没有!」

  脸颊通红的娇喝回去,真没好气的看着开始脚抖的製作人。

  虽然不时会作出这种色色的事情,可是这个男人却是相当有能耐。

  让她投身到偶像事业,令她不觉倾心的这家伙,说不定真的能将她带到偶像

界的最高处去。

  「……喜欢上你真令人没办法…………」

  「甚幺?小真真王子超爱我爱到要聚我当老公?可是宝�这姓氏是我家代代

相传要留下来的啊……」

  「谁是王子啊!你今天晚上给我好好反省!」

  客厅中迴响着两人吵闹的声音。

  未来的某一天,她们定必能够踏上名为顶点的舞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