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在顶级私人会所


[ 另类其它 ]

该文章还有以下语言: 繁體中文 (繁体中文)

于是我跟师师换了跟身位,我舒舒服服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还伸了个懒腰

。师师跨坐在我身上,玉手握住发烫的阳具,对準自己的嫩穴,然后缓缓坐下,

直到肉棒全部被吞了进去,郁郁葱葱的草丛与我的黑森林交织在一起不分彼此

  师师娇笑道:「公子的阳物好长呀,碰到师师的子宫了呢∼,怪不得插得人

家那幺美。」师师婉转娇啼,坐直身子,娇躯后仰,高耸的胸部曲线挺拔,我忍

不住将之握入手中。

  师师慢慢的起身在坐下,粗大的阳具被紧窄的嫩穴吞进吐出,性吧首发床铺

柔软的弹簧不断反弹我们的重量,让师师的骑乘越来越轻鬆,动作也越来越大,

我龟头感到深幽的幽径内传来阵阵吸力,彷彿就像是师师的小嘴吸允的那样。

  「公子∼,奴家的这一招『锦鲤吸水』如何?」师师吐气若兰道。

  我爱抚着师师的酥乳,颤声道:「太美妙了,简直就是世间名气,得肏此穴

夫复何求。」

  师师轻甩髮丝,娇媚无比的道:「公子谬讚,奴家定让公子满意,让公子不

会望了奴家。」

  我心中激动,将师师推倒,令她转过身子,伏在床上,双手提着师师的玉腿

,肉棒对着花心大抽大送,师师娇声乱啼,似哭似笑,如泣如诉,扣人心弦。

  「公子……奴家……奴家要洩了……要丢了啊啊!……」

  我状若癫狂,低吼道:「我也要射了∼∼」

  师师浪叫:「不行了……洩身了……快给我……用您浓浓的精液让奴家怀孕

吧……」

  我一听这淫声蕩语,加上穴内吸力骤加,只见师师全身痉挛,原本白玉的娇

躯全身泛红,一股阴精喷涌而出,我哪里还忍得住,龟头抵在花蕊伸出,触感尽

头感觉似乎有个小嘴一开一合吸允着马眼,我再也忍不住,亿万子孙喷涌而出,

喷洒在宫门处,试图穿过宫颈,进入子宫,抵达输卵管完成受孕大业。

  不过精子们的受孕之旅与我无关了,我喘着粗气抱着娇喘连连的师师,享受

着高潮的余韵。我轻柔的抚摸着师师的秀髮,柔声道:「我好像被妳迷住了,怎

幺办?感觉看到妳就可以忘掉烦心的事。」

  师师在我怀里缩了缩,柔声道:「公子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幺?我能感觉到

公子心有苦闷,可以跟师师说说幺?」

  我望着天花板,轻声道:「那我就简短的讲个故事吧。曾经有个男孩,在念

高中的时候遇到一个女孩。年轻的男孩并不知道爱情是什幺,因为老师没有教,

他只知道看到那个女孩心就会扑通扑通直跳。从记事开始十多年来男孩第一次认

识到一见锺情是什幺,于是男孩决定去撞她,因为有个前辈告诉过他,火花不是

靠擦出来的,而是靠撞的,在男孩的预谋下他撞上了那个女孩,一撞一个準。

  那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品学兼优,老师们眼中的乖乖女,这幺一个不按常理

出牌的男生,在她心里留下了很浓的一笔。有预谋的相遇,男孩见到女孩看他的

眼神,知道有戏,于是呼,两人便恋爱了。之后男孩为了能跟女孩读一所大学,

用折磨自己的方式学习功课,一个高二的男孩,甚至从初中的基础开始複习,最

终年级倒数的成绩硬是杀进了前20。

  最终男孩女孩如愿以偿的走进了同一所大学的校门,然而女孩的成绩进京都

够了,但她自称为了男孩留在了苏州大学,而男孩说他发奋读书都是为了女孩。

嘛,这种感觉为了对方付出很多的争吵经常发生。女孩家里有经济上的困难,男

孩家里比较富裕,但女孩却拒绝男孩这方面的帮助,为此甚至吵过要分手。

  这种恋爱的分分合合就不细说了,直到今天,原本男孩想约女孩去看电影,

然而女孩说她晚上有进修课,男孩无奈的被长兄拉来这种风月场所,然而就在这

里竟然遇到了那个女孩。女孩原本的名字叫文小语,而在这里,她叫霍小玉……」

  终于吐出的心声,感觉身心都轻鬆了许多,也看开了许多,笑着对欲言又止

的师师道:「你也不用安慰我。仔细想来,近几次的分手都是由她提出的,我们

的感情已淡,只是我自己没意识到而已。不管她有怎样的苦衷,从事这个行业我

也并不怪她,我也原谅她的种种欺骗,因为我们已经形同陌路。」

  沈默了一会,我问师师:「能跟我说一说,霍小玉平日里工作的样子吗?」

  师师想了想,措辞道:「我们这里的姑娘,分前院后院,前院的只是普通的

风尘女子,而后院的姑娘则扮演着古代出名的美人,而后院都是VIP会员才能

预约消费的场所。后院的姑娘们还要接受各种专业培训,比如各种絃乐还有歌舞

。小玉容貌娇美,气质典雅,能歌善舞,也擅长俘获男人的心,点她名的客人挺

多的呢。」

  听到这里,我莫名有些兴奋,问道:「那她平时都是怎幺接客的?像妳今天

这样吗?」

  师师摇了摇头,解释道:「这里的姑娘们,如何服侍客人并没有固定的流程

,如何取悦客人完全由自己安排。我没跟小玉合作过,倒是不太清楚。」

  我翻身将师师压在身下,直视她的双眼道:「且不去说她了,让我们梅开二

度,共赴巫山吧!」言罢遍吻了下去,满屋春色再起……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老哥的电话吵醒,告诉我準备回家。师师也被吵醒,腻

在我怀里撒娇,我爱怜的拍了拍这个比我还大两岁的女人,翻身下床。洗漱完毕

后师师也已经起床,走之前我要她的电话,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我了。

  一整晚没见到老哥,也不知道他跑哪里潇洒去了,在此看到他时只见他神采

奕奕,回家的路上一路眉飞色舞的跟我说他昨晚的风流韵事,我有一句没一句的

应付他,心里在想自己的心事。

  之后回到平时的大学校园生活,我已经不再联繫小语,在学校里也没碰到她

,倒是约了一次师师出来吃饭看电影。顺便一提见到师师穿着正常的现代服饰时

,我更加怦然心动,还带着金丝眼镜,有种知性美,之后我频频约她,只是她都

直言她要上班没有时间。

  那一夜寻花问柳已经过了半个多月,突然接到小语的电话,我直接挂掉了。

  她发来一个短信,内容是「能出来谈谈吗?」我看了一眼就随手删了,并且

设置了白名单的拦截,只有爸妈,老哥,师师等少数人能打进来。其实我自己知

道,我是怕见面以后,没有勇气对她说分手。以往的历史告诉我,我在她面前会

没有任何骨气,或许我还是爱她的。

  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追求师师的时候,一个週末小语竟然找上门来。

  开门的是老哥,我在自己的房间内都听到楼下老哥的大嗓门吼道:「咦?这

不是小玉姑娘吗?……哦,你找阿超那小子啊,嘿,这倒是奇了。阿超!有人找!」

  我走下楼,看到老哥已经把小语迎了进来,小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梨花带雨

,老哥看到我走下来,面色不愉道:「我说阿超,怎幺惹人家美女伤心了?」

  我揉了揉眉心,道:「老哥你迴避一下,在那天我们去,呃,去那家古装,

club之前,在那之前这位一直是我的女朋友。」

  老哥一听大概就了解是什幺事情,嘀嘀咕咕的回自己房去了。

  小语听到「在那天之前是女朋友」的话,更加绝望,哽咽道:「超,我……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却没我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哭得更厉害了。

  我揉了揉眉头,掩饰自己的表情,我对她的哭声实在没有多少抵抗力,狠下

心来道:「妳到底想说什幺?专程来找我不会就是来让我听妳哭吧?」

  小语:「我只是想找你谈谈,原本我有好多话想说,可是见到你之后却什幺

都说不出来了……」

  我:「我想我们没有什幺好谈的了。那天你说妳晚上有课,而我却在那种地

方看到妳。我思来想去,认真分析,觉得不管从哪方面讲都是我需要一个解释,

可后来呢?我一直在等妳电话,妳却没有音讯,嘿!妳该不会还指望我还像以前

那样低声下气去找妳吧?」

  小语:「不是的!第二天我就想打给你,可是我没有勇气,我不知道该怎幺

面对你,而且那天我妈病情正好恶化……我整天拿着电话傻傻的等,以为你会打

来,你骂我打我都可以,只是过了一个星期……我绝望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再爱你了,我想过就这幺算了,可是……」

  说完,小语扑上来抱住我,哭得撕心裂肺:「可是我不能没有你,我试图去

习惯失去你,可是我失败了。我求你,不要抛起我,求求你,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小语肝肠寸断的重複着「对不起」,我心中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壁垒轻而易举

的被击溃。我紧紧的抱住她,比以往任何时候抱得都紧,不知不觉我也很傻逼的

流下泪来,哽咽道:「为什幺我会这幺无可救药的爱上你?看来我还是太年轻,

太无知,太幼稚。Too young to love!Im so stupid!」

  我捧起她精美的脸庞,哭泣的小语楚楚动人,让人心疼到快要窒息,我紧紧

的搂住她,深深的吻上她的唇,用尽全身力气去吻,去爱!

  小语激烈的回应我,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死不撒手。我咬破了她娇嫩的樱唇

,我的嘴唇也被她磕破,鲜血淋漓,触目惊心,而我们都不管不顾,忘情拥吻,

直到窒息。当大脑都快缺氧的时候,我放开了她,将她横抱起来,奔向二楼,一

脚踢开自己的房门,把她扔到床上,随手把门一关,就扑了上去。

  小语的衣服被我粗暴的扯掉,露出如羊脂玉般的肌肤。掀开她的裙子,粗暴

的撕碎肉色的裤袜,然后我迅速的脱掉裤子,将小语的三角裤往旁边一拨,也不

脱掉它,露出娇嫩的蜜穴,龟头对準花丛中的蜜洞,直接刺了进去。

  「好疼!慢点。」小语皱着秀眉,花径中未经开垦,并无多少幽谷秘液。

  我一上来就是猛烈的抽送,一时适应不了。然而此时我哪有丝毫怜香惜玉之

心,不管她疼痛,腰上发力,只管猛肏。小语见我狂若野兽,虽然疼痛但也只能

咬牙承受。乾涩的秘径扯得我肉棒也是生疼,但我不管不顾,一味的冲刺,想要

寻求一个了断!

  不一会儿,小语苦尽甘来,蜜穴中分泌出潺潺流水,滋润着入侵到花蕊深处

的肉棒。小语杏眼微闭,口中开始「咿呀」的轻啼,我知道她已然兴起,更加狠

命抽送,可谓翻江倒海,颠鸾倒凤。小语久旱逢甘露,扭动腰肢,拚命的迎合我

的冲刺。

  我感到肉棒涨得难受,但不管怎样激烈的活塞运动都找不到高潮最关键的那

个感觉,干起穴来越来越狠。我贴在小语身上,紧压酥胸,肉棒在小语体内横冲

直撞,汗雨落在小语的娇躯上,大声嘶吼的嘴也流下丝丝唾液伴随着嘴唇的血液

流下,我就像个发疯的野兽,疯狂的撕咬眼前的猎物。

  小语婉转娇吟,曲意承欢,玉腿夹住我的腰,擡起玉臀迎合我的抽送,紧窄

的嫩穴插得更深了,而当我想到她背着我让别人享用这美穴,我就愈发疯狂……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一个哆嗦,感到阳具一阵阵抽动,正插在一个深幽秘洞中

排放着生命的精华。

  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知道我一直在疯狂的发洩着内心的兽慾,仔细一看

身下的泪人儿无力的躺在床上,就像一具尸体,眉宇间凝结着痛楚与悲伤,我全

身一阵无力,倒在了她身上。

  「小语……」我喃喃道。

  小语细若蚊吟的回了一声:「嗯?」

  我紧了紧搂住她的手,叹了口气,道:「我果然……还是舍不下你……」

  后记:

  我与小语复合了,虽然有些东西再也回不去了,但剩下来的东西我们都学会

了珍惜。小语并没有辞职,毕竟那里光底薪一年就有30万,更别提业务的提成

与客人的小费了,一年下来也是个惊人的数字,她妈妈的病就靠这些钱了。

  师师并没有接收我的追求,她说她在风尘中挣扎,渴望的是被人呵护,所以

她不接受比她小的男人。不过我们彼此对对方都有情愫,偶尔的鱼水之欢还是可

以的……

  时光飞逝,转眼一年过去。

  秋雨朦胧,薄雾笼罩的苏州就像是一首诗,一副天然的画卷,一个美丽动人

的故事。一条画舫在平江河上随波逐流,丝丝细雨如烟般洒在画舫上。只听画舫

中传来丝丝琴声,如怨如诉,如泣如慕,余音袅袅,不绝于耳。细雨霏霏,琴声

呜咽,令人感到秋雨清寒。

  忽的笛音响起,琴笛合鸣,笛声袅袅,千番叹息,万般哀怜。琴声婉转,动

人心弦,无尽凄凉。

  一曲终了,我拿起酒杯自斟自饮,看着眼前琴笛合鸣的两位佳人,笑骂道:

「笛声不是应该以欢快为主吗?为何娘子们奏出如此让人柔肠百结的曲子?」

  小语放下笛子,看着窗外细雨,笑道:「还不是相公让我们吹奏符合此情此

景的曲子。」

  师师轻抚琴絃,奏出一曲妆台秋思,随琴而歌:「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相公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相

公。山木有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美妙的歌声迴蕩在秋雨中,歌声似是透出无尽幽怨,我忍不住问道:「娘子

眼中似有愁云,不知何故?」

  小语又插嘴道:「还不是你!若非相公在妾身怀孕期间寂寞难耐,招惹师师

姐,导致师师姐珠胎暗结,还问何故?不知羞!」

  我哈哈大笑,左右揽着两个身怀六甲的佳人入怀,笑道:「为我生儿育女有

何不好,我定不负二位绝色娇妻。如此秋雨行舟,诗情画意,佳人伴左右,简直

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