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莞开鸡店那几年 (1~6)


[ 另类其它 ]

该文章还有以下语言: 繁體中文 (繁体中文)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3-2 10:18 编辑

    (一)

    2006年,我老婆的姐姐叫我和我老婆去东莞塘厦的一个地方,说是那边

有一个店面要盘出去,价格还算合理,于是我和我老婆一起坐车从老家来到了东

莞。

    来了以后,我的大姨子姐和我老婆才告诉我实情,原来开的这个店是我印象

里的「鸡店」,也就是平常我知道的那种小姐卖淫的地方。

    对于我这个从小老实的好学生来说,一下子有点蒙圈,但是既然来了,我大

姨子姐又安排的很到位,开就开吧。

    我大姨子姐在当地认识不少朋友,社会上的混混,派出所的员警。

    这里说一下,那几年东莞的员警就那幺回事,只要你按月上供,他们都是睁

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如果有什幺风吹草动,他们会让当地的治安队,也就是地头

蛇告诉你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嘛。

    和一些社会上的混混喝了几次酒以后,因为我的性格,也认识了几个当地的

朋友,我是退伍兵,他们很欣赏这一点,总觉得当过兵的很能打,于是很快接纳

了我。

    其中有一个叫斌子的,也是开这种店的。

    东莞那几年,到处都是这样的店,外面挂着美容美髮的牌子,里面装饰的也

和正常的小理髮店没什幺区别,但是坐在沙发椅子上的都是浓妆豔抹的妹子,衣

着暴露,就算不是内行人也明白是做什幺的。这种店,是东莞色情业最基础的组

成,后面我会细说。

    斌子叫我去了他店子去玩,说是你既然是老闆,总要有些事情知道的,管理

店是你老婆的事情,总不能你什幺都不知道。我想想也是,于是去了他店子里。

    他的店子是个三十几个平方的临街店铺。外面霓虹灯牌子装饰的几个大字,

格调美容美髮,远远看上去还真像那幺回事。

    进了门,沙发上,美容镜前的椅子上零零散散坐了七八个女孩子,穿着都很

清凉,年龄差不多都在十几岁到二十岁左右。

    我扫了一眼,有三个长的还可以,特别是其中一个梳着马尾,穿小吊带背心,

短裤的女孩子,五分制能打四分吧。生的很秀丽,鹅蛋脸,大眼睛,一眼看上去

很有几分像範冰冰的感觉。

    「老闆。」

    「老闆。」

    看见斌子进来,那些女孩子都站起来了。

    斌子随意点了点头:「我今天带着我朋友来看看,让他了解下,他要是看中

了你们中的一个,那你们就给他做个全套,明白吗?我这朋友可是北方壮汉,当

过兵的,保证能干的你们舒坦了。」

    我听了这话还有点脸红,但是那些女孩子们却是一下兴奋起来,有几个还围

了上来。

    「北方的?还是兵哥哥呢。」

    「哇,长的有点小帅啊。」

    「骚货,怎幺?痒了?」

    「我是痒了?你不痒?」

    斌子笑道:「兄弟,别理她们,和我说,看上哪个了?」

    我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阵势,一时有些蒙,也有些脸红,这就是传说中的嫖

娼啊,我他妈哪里遇见过,但是这个时候也不能露怯,于是指了下刚才那个像範

冰冰的女孩子:「就她吧。」

    「哈哈,就知道你会挑她,香香可是我们这里的红人,而且是大奶妹哦。」

斌子笑道,转头对那个女孩子说,「香香,带着白哥去咱们那个房子。」

    东莞各个地方上的这种鸡店都是这种模式,小姐们在店子里等生意,一旦来

了生意,绝对不会在店子里做,一来没有那幺多地方,二来也不安全,他们都是

在附近的地方随便找个钟点房,有些的则是长期租一间,当然也有客人提前租好

了的。钟点房这种住宿地一般都在各种密密麻麻的楼上,隐秘的很。

    那个叫香香的女孩子笑着站起来,然后走到我身边:「白哥,我们分开走,

你走在我后面,源发住宿三楼308。」

    我点了点头,和斌子说道:「那我去了。」

    「兄弟,哥哥今天给你开荤,你要是想玩,玩上一天都行。」斌子大笑道,

「真没想到你小子从来还没找过小姐。」

    我脸一热,没有说话,跟着香香出了店门。

    绕过弯弯曲曲的街道,我来到了香香口中说的那个308房间。

    我敲了敲门,门开了,香香那张俏丽的脸露出来:「白哥,进来吧。」

    这种房间都是租给附近的打工仔,单人或者夫妻的,所以都不是很大,一个

卫生间,一个厨房,一个单间加起来也就是十几平,一般都是进门就是床,靠近

窗子那边的就是厨房和卫生间。

    这一间有点区别,卧室没有直接对着走廊,可能斌子他们也是看中了这点。

    我一进去,香香就抱住了我的腰,然后擡起俏脸,两只大眼睛看着我笑道:

「白哥真的从来没有出来玩过?」

    这丫头很有料,身材前凸后翘,这一抱住我,波涛汹涌的两个奶子马上挤到

了我胸前,感受到那种异样的柔软,加上她身上传来的那种特有的香味,我虽然

不是初哥,但是找小姐毕竟是第一次,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香香感觉到了我下身的变化,吃吃笑着,伸手向下摸去,一边摸一边说道:

「想不到白哥这幺快就有反应了。」

    她的手伸进了我的大短裤里,直接掀开内裤抓住了我的肉棒,一下吃了一惊:

「这幺大?」

    自己的下身被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温软的小手抓住,我一下呼吸急促起来,

抱起香香就向里面的房间走去。

    走到床边,把香香放到那张直接放在地上的席梦思垫子上,我就扑了上去。

这种垫子直接放在地面上,不管上面有多大的剧烈活动,都不会发出太响的声音。

    抓住香香的吊带小背心直接推了上去,露出她上身雪白的皮肤,这丫头保养

的相当不错。

    胸前一对木瓜般的奶子被白色蕾丝胸罩遮住了半个,却将这两个宝贝挤在一

起,露出的半个更是惹火,深深的乳沟让人想一头扎进去。

    我喘着粗气,粗暴地将乳罩也推了上去,香香的两个大奶子去掉了束缚,一

下子跳了出来,白嫩如玉,挺拔如山,上面两颗暗红色的小葡萄翘着。

    眼中的世界里此时只有这两个尤物了,抓起其中一个就开始吸吮亲吻起来。

    香香两条玉臂搂住我的脖子,腻声道:「白哥,别急嘛,老闆都说了,你想

玩多长时间都可以,人家今天一天都是你的。」

    我没有说话,在她胸前,脖子,脸上胡乱地亲吻着,另一只手伸下去,直接

探进了她的小短裤里。

    平坦的小腹下面是一片芳草地,再往下探就到了那片柔嫩处。

    香香已经湿了,看起来她也情动了,随着我在她下身肆虐的动作,眼神迷离

地轻轻喘息起来:「白哥,亲我,亲我。」

    我把吊带小背心和乳罩从她头上脱下来,那只手继续伸进她短裤里乱摸,另

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脖子,吻住香香那张樱桃小嘴,吸吮起来。

    网上很多传言,说什幺做小姐的不会让你亲嘴,因为那是留给她男朋友的,

狗屁,那是因为她看不上你。看上你了,随便你怎幺做,小嘴随便你,难道吹箫

就不用嘴了?

    光是摸当然不过瘾,我的两根手指直接探进了香香的小穴里,飞快地抽动起

来。

    香香的两条玉腿一下并紧,夹住了我的手,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因为

被我亲着,没办法发出声音,坚持了一会儿,终于放鬆了双腿,任我动作。

    香香表现的很清纯,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故意这样做的。

    我终于放开了她的小嘴,但是右手依然还在她的内裤里,手指快速地抽动着。

    香香眼波如水,脸色娇红,叫出声来:「……嗯……白哥……你……你太坏

……了……」

    我吸了她的乳头一下,然后来到双手抓住了她的超短裤一下扯了下来。

    其实做小姐的很少穿裤子,一般都是裙子,裤子脱起来麻烦,远不如裙子,

撩起来,把内裤往下一拉,就可以直接干,长驱直入了。

    香香配合着我的动作,把自己的超短裤和小内裤退了下来。

    此时她已经全身赤裸了。说实在的,女人完全脱光了我是不喜欢的,我总喜

欢她们身上还留点什幺东西,当然这是后来养成的习惯。此时的我哪里有那幺多

的讲究,急冲冲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白哥,我来。」香香从床上坐起来,很温柔地帮我把大短裤和内裤脱掉。

    找过小姐的兄弟们都知道,愿意帮你脱裤子的,才是服务好的。

    「白哥,你的鸡巴真大。」香香看着我的肉棒,然后帮我的小弟穿上雨衣。

    不管是哪里的小姐,好像说起男人的东西来,都是一个词,鸡巴,这种直接

粗鲁的话更能激起男人的兽性。

    「大吧?喜欢吗?」我此时也放的开了,大家都已经赤裸相对了嘛。

    我的鸡巴一般般,有十七八公分吧。

    香香点了点头,躺了下来。

    我把她两条大长腿抗在肩膀上,然后用手扶着肉棒,对準那一处柔软的地方,

用力一刺。

    香香嘤咛一声,闭上眼睛,头微微往一边偏去。

    这是我操的老婆之外第一个女人,进入之后,我先快速大力地抽动了十几下,

解解渴,香香被开始的这几下搞的叫出声来,双手用力地抓着身下的被子。

    舒服了以后,我开始慢慢抽插起来,我没有什幺九浅一深啊什幺的技巧,反

正就是快速搞几下然后就来下狠的,感觉到湿湿热热的小穴吸的自己实在受不了

的情况下,就慢一点。

    香香被我这种玩法搞的很舒服,不断呻吟着,有时候我插的又快又猛的时候,

她就两只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头用力向后仰去,一脸迷醉的表情。

    在床上用这个姿势干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我还是没什幺反应,生龙活虎地大

力挺动着下身,香香却是受不了了。

    「白……哥……咱们……哎……咱们去……卫生间……你从后……面……好

不好……」

    这种老汉推车后入的姿势我最喜欢,摸奶操逼两不误。

    于是两人一起来到了卫生间,香香双手扶住窗沿,撅起了屁股。我这才发现,

从这个窗户望下去,下面就是一条街道,街上来来往往很多人。

    「怎幺样?刺激吧?」香香得意地回头抛了个媚眼。

    「在哪里你这小骚逼都要被我干。」人们在性交的时候总喜欢说点粗话,我

也不例外。

    香香手扶着窗,扭了扭屁股,嗲声道:「谁怕谁啊,有种你就干死我。」

    这个时候还不上马就是傻子,我直接用手扶着鸡巴,从后面用力地刺了进去。

    香香被我大力的动作搞的脚尖一踮,啊呀地叫了一声,娇嗔道:「白哥,你

轻点,玩了这幺长时间,你怎幺还跟没见过女人一样。」

    我才不管那些,两只手伸到前面,抓住香香两只大奶子,下身不断地用力拱

动着,我的肚皮撞在她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来。

    我一用这种动作,就特别兴奋,动作基本上不停。

    香香开始还是轻声的呻吟,后来慢慢声音开始高起来,再后来她被我的动作

撞的站都站不稳,浪叫声也越来越酥媚入骨。

    就这幺动作不停地玩了五六分钟,香香身体慢慢开始颤抖起来,声音里也开

始带了哭腔,我知道她就快要来了,没想到能把个小姐整出高潮来。我也是挺兴

奋的,更加开始卖力。

    突然,我觉得一股热热的东西淋在我的龟头上,紧跟着怀里的香香身体一抽

一挺,就像痉挛一样来回动了几次,喉头里发出无意识的叫声。

    我知道是把这小丫头干的爽了,但是她爽了我还没,于是飞快地继续抽动起

来。

    香香已经没了力气,被我抱在怀里,软绵绵地任我干着。

    一边摸着柔软的两个奶子,一边操逼,滋味也不是盖的,几分钟后,我也终

于嘶吼着射了精。

    「白哥你得让我缓缓,你也太能操了。」香香软绵绵地靠在墙上,「我出来

三年了,也就高潮过一次,这次遇见你,直接就把我干出来了。」

    「行,那你和我说说这行的事情吧。」我点了一颗烟,慢慢吸着。

  (二)

    香香就那样没穿衣服,懒懒地靠在墙上,和我闲聊起来。

    我也无所谓,反正火已经出了,和她聊聊也不错,总不能忘记了这次来的目

的,于是我们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说起来。

    香香是东北人,去年来的东莞这边,她自己也说,走南闯北的总能遇见老乡,

有些是真老乡,有些是假老乡,因为在嫖客的印象里,东北的小姐都很能放的开,

所以有些女孩子学上几句东北话,也冒充东北妹子。

    也是从她的口中我才知道,原来在东莞这些小理髮店里,妹子们不叫小姐,

而是叫小妹,同样都是妓女的意思。关于为什幺要这样叫,我是想破了头也不明

白。

    香香说自己是一个人找到这边的,东莞底层这些色情业中,小妹(为了方便

我叙述,以后就这样叫了,还原真实性)的来源有三种。

    第一种是像香香这样的,单枪匹马,走南闯北,自己找各种地方,任何一个

「鸡窝」都并不难找,电线杆子上贴的招公关助理就是一种,像各种足疗店,夜

总会,酒店,你都可以去问。

    这种小妹赚了钱除了老闆的提成之外,不用给任何人。得到的全是自己的。

当然她们也没有人提供保护,一旦发生了什幺纠纷意外,全都要自己扛。所以这

种独行侠都是三十六个转轴七十二个心眼,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

    第二种的,是养小白脸的。是的,没错,是养小白脸的。这种小妹很可怜的,

她们在东莞色情业底层中佔了很大比例。

    所谓的小白脸在这个行业中有一个称呼,叫做「妹仔头」「带妹」「白棍」,

不一而足的称呼,反正都是这个意思。

    这些小妹虽然都养小白脸,但是也分几种。第一种是心甘情愿的,其实最开

始这些小白脸接触这些小妹的时候都是有目的的,开始装作谈恋爱,耍朋友,等

到一段时间后就会直接和妹子摊牌,要她出来卖。

    心甘情愿这种的,基本上都是贪慕虚荣,花钱没够的,和小白脸一拍即合,

于是找到店子,送进去。赚了的钱,小妹们会拿给小白脸一部分,多少就要看两

人怎幺商量了。香香说斌子的店子里有两个小妹就是这样的情况。

    还有一种养小白脸的是不愿意的,这些小妹们都是第一次谈恋爱就被骗,小

白脸和她们摊牌的时候不会直接说,会告诉她自己欠了多少多少钱,不还就如何

如何的,再叫几个朋友帮着演场戏,就OK了。

    理由千奇百怪,办法各种各样。这些小妹都是涉世未深,很多都是第一次谈

恋爱,爱极了男孩子,于是不愿意也就答应了。

    不管愿意不愿意的,一个小白脸很少只有一个女孩子做小妹的,他们都会同

时交往着几个,脚踏几只船。小妹们不发现,一直维持下去,发现了,哄哄就过

去了。

    第三种的小妹最悲惨,她们基本上都是被骗来的,这里面贵州云南那边的佔

了很多(没有地域歧视,这两个地方的兄弟别怪,可能我了解的只有这幺多吧)。

控制这些女孩子的人,我们没有什幺特别的称呼,但是和第二种的小白脸差不多,

不同的是这些人是直接控制小白脸。

    他们把女孩子骗来后,先是威逼利诱,然后就是毒打,这些人手里的小妹们

一般没见过什幺世面,几次后就怕了,加上小白脸的劝解,乖乖就範。

    这些人手里的小妹一般都是些不错的货色,姿色身材都可以。但是一般情况

下我们这些做鸡店的都很少碰这些人,除非特别可靠,否则赚钱是赚钱,麻烦太

多。

    一个鸡店里,第一种单枪匹马的大约佔五成,第二种大约三成,最后两成是

第三种。生意好的一般都是第一种或者第三种。

    「你为什幺出来做这个?」我好奇地问道。

    香香一笑:「你肯定认为我是那种像小说新闻里家里困难,没有办法才出来

做的人吧?」

    我没说话,其实我心里是这样想的。

    「白哥,你真的不太适合做这个行业。」香香像条蛇一样缠了上来,搂住了

我的脖子,媚笑道,「其实我是不想赚钱那幺辛苦,我这个人花钱又特别厉害。

反正这种事情又能爽又能赚钱,为什幺不做呢。运气好的话还能遇上你这种帅哥,

运气不好全当被鬼压了。」

    我有些无语,原来是这样的。

    「不说这些了,这些你以后慢慢都会知道的,这一行的水实在太深了。」

    香香伸了一个懒腰,一对小兔子上下蹦跳了几下,她的腰很细,奶子很大,

屁股也不错,加上脸蛋长的相当俏丽,我的小兄弟一下擡起了头。

    「哇,才多长时间,你就又可以了。」香香两眼放光,「你老婆遇见你真的

很有福气啊。」

    我用手握住她的一个奶子揉搓着,软软嫩嫩的感觉像是水中和泥,又像是捏

麵团,我笑了笑:「那咱们再来?」

    「呵呵,斌哥的意思是给你做全套。」香香把自己的头髮扎成马尾,然后看

着我,舌头在嘴唇上诱惑地一舔,「你难道不想试试我的嘴巴?我给你吹喇叭吧。」

    「吹喇叭?」

    「就是吹箫,口交。」香香咯咯笑道,「白哥,你猛是猛,就是太纯了点。

今天让妹妹好好给你开开眼界吧。」

 

    香香伸手在我光滑的胸膛上抚摸着,然后向下抚摸,然再向下,摸到了我的

肉棒,开始用手套弄着,然后把柔软丰满的胸部贴在我的身上,给我按摩着。

    小嘴儿一路吻向下面,再次摸出我的命根,先在两颗蛋上用舌尖挑逗着,然

后顺着根部,慢慢向上舔,手指轻轻一剥,翻下包皮,顺着马眼舔了上去,然后

热乎乎软绵绵的把龟头包住,还在嘴里轻轻的吸吮,虽然没有那种上下的抽动,

可是她的舌头在里面缓慢的绕着圈子,加上温顺的吸吮,让我很快的就受不了了。

让我忍不住挺起来要抽插她的嘴。

    我使劲抓着她的头,驾驭着她用力向自己下身拉去。可能我的动作太大,插

得太深,让香香乾呕了几下,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可她依旧卖力的吸吮着我,

带着眼泪的无辜眼神,让我血脉贲张,猛地发射在她的嘴里……

    想不到口交的滋味会是这样销魂,完全不和正常的打炮一样,我只坚持了差

不多十几分钟就交枪了。

    香香眼波如水看着我,然后嘴里含着我射出来的东西,用力一咽,竟然咽下

去了。

    「你吃了?」

    「白哥你太大惊小怪了。」香香笑道,「精液是大补的东西。」

    「我还是第一次见女人吃这个东西。」

    香香看着我,俏皮一笑:「想不到白哥竟然扛不住吹箫。」

    我老脸一红,这种经历是第一次遇见,能抗住才奇怪呢。于是转移话题道:

「你不是说全套吗?还有什幺呢。」

    香香笑道:「还有打奶炮,然后就是包夜了。」

    包夜肯定是不行的了,老婆还在等着我回家,打奶炮顾名思义应该是女的用

奶子把男人给搞射了,这个和A片上面的差不多。

    「那就打奶炮吧。」

    「白哥,你刚刚才射了,缓一缓吧。」

    香香关切地问道,毕竟我是她老闆的朋友。

    我坐在床上,摇头道:「你先用奶子搞吧,慢慢的我就硬了。」

    香香依言跪了下来,两只手扶住自己的两个大奶子,一左一右夹住了我的棒

子。

    她的两个奶子很大,把我的东西夹住,就像两个巨大的汉堡夹住一个热狗一

样,香香卖力地动作着,脸上还时不时露出饑渴的淫蕩表情,我知道那是为了提

高我的性趣做的。

    做了一会儿,我的小兄弟慢慢擡起了头,我对香香说:「你别动了,我来。」

    香香于是爬到床上躺下,只是用双手夹住自己的奶子。我骑在她胸前,把肉

棒放在了两个奶子中间,开始前后抽动起来。

    说实在的,我很不喜欢这种玩法,所以搞了半天也没有泄出来。于是从旁边

香香的包里又取出一个套子,给自己的小弟套上,然后再次把她压在了身下。

    这一次的香香热情似火,十分配合,我们两个在床上玩了很多花样,干了差

不多半个多小时,我才射了出来。

    我穿好衣服,在还全身赤裸的香香脸上亲了下,然后道:「这次玩的挺爽。」

    香香媚眼飘过来:「白哥,下次就算是斌哥不招待你,我也不会和你要钱的,

让你干挺爽的。」

                              

(三)

    从出租房下来,我直接回到了大姨子姐租的房子里,老婆看见我,鼻子里哼

了一声,给了我个后背。

    我笑笑,其实我这样有点韦小宝奉旨泡妞的味道。但总归是不好吧,呵呵。

各路关节都打通了,当然,给派出所的也绝不能少,于是我们就开始简单装修了

下那个店面,总要做出一副理髮店的样子不是?

    接下来就是招小妹了。

    前面说过,这种地方的小妹是分三种的,独行侠这种的不会在你刚开张的时

候来,一来你的名气不够,开始是不会有什幺生意的,二来最开始,这种小妹也

不会冒然地来找你。

    剩下的就是找第二种了,小白脸带的女孩子,这样的最是不缺,做这一行的

基本上都会有联繫。

    于是很快地,我店子里来了四个小妹。一个湖北的,叫小燕,染个爆炸头,

一副非主流的样子,但是挺有料,一双奶子生的挺鼓。

    一个是四川的,叫萧萧,据说这不是她的真名,是因为她吹箫很有一套。身

材一般,长相也一般,但是很放的开。

    还有个湖南的,叫芳芳,这个比较可以,身材中上等,脸蛋也是中上等,说

话嗲嗲的。

    最后一个竟然是个河南的,年纪有点大了,二十五岁,听说结过婚,但是举

手投足间有中勾人的风韵。

    我老婆和我大姨子有点不满意,但是也没办法。于是带着她们去做了妇检,

做这行的坚决不能有病,否则直接砸招牌。

    小妹刚进店,一般会有个类似于大公司招人面试的程式,就是老闆娘找一个

自己的朋友或者熟客,来试试这些小妹的素质功夫,配合度。要是这些小妹中有

人对客人无礼或者有些别的不合适的地方,就直接让她们走人。

    虽然我老婆有些不愿意,但是这项「重任」还是落到了我的肩上。

    我的心里当然乐开了花,四个小妹啊。

    我们自己租了个出租房,和斌子学习,也租的是比较偏僻的地方,再怎幺说,

这一行也是不能见光的,太招摇了不好。

    我哼着歌,躺在床上抽烟,等着四个小妹一个个上来。

    这种情况,让我想到了A片中招聘会上,面试官强暴或者利诱应聘者的情况,

想着想着,竟然有了反应。

    敲门声响起,我走过去,透过猫眼向外望去。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第一个来的是谁。

    门外是个穿着长裙子,短上衣的女孩子,留着长髮,原来是湖南的芳芳。

    我开了门,芳芳走了进来,看见我就是甜甜的一笑,声音嗲嗲的:「老闆,

我来了。」

  

    「来什幺了?来大姨妈了还是来水了?」

    有了和香香的那次,我也知道和这些小妹们不能太正经,你越是表现的看不

上她们,她们越是觉得你不好接近,深不可测,否则让她们掌握了你的脾气,这

些人可不是吃素的。

    「老闆,你好坏啊。」芳芳走到我跟前,双手抱住了我的腰,擡起头来撒娇。

嗯,这是个小鸟依人型的。

    「我坏吗?」我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然后手从她的脖子上滑了下去,伸到

了她短上衣里面的背心里,直接掀开乳罩,抓住芳芳其中一只乳房开始揉捏起来。

    「人家一进来来就欺负人家,难道还不坏吗?」芳芳撅着小嘴巴,娇嗔道,

但是却对我在她胸衣里的手没半点反对。

    「那我还想更坏一点。」

    我脱掉了她上身穿着的蕾丝明纱网状小短衣,然后把吊带小背心的两条肩带

从她的肩膀脱下。于是芳芳上身几乎赤裸,就剩下了胸前的黑色文胸。

    前面说过,我这个人做爱的时候不喜欢女人完全脱光,总喜欢她们身上还穿

点别的什幺,于是这胸罩我就没解开,只是把它向上推了推。

    芳芳的奶子不是很大,是那种梨子样的,尖尖翘翘的。

    「老闆,喜欢吗?喜欢就吃吧。」芳芳的特点就在于,她永远表现出柔柔弱

弱,但是挑逗起你来还是直接到位的。

    我没说话,只是继续解开了她腰间长裙的带子,轻纱长裙一下滑到了地上。

令我吃惊的是,这丫头下麵竟然是真空的,没穿内裤。

    「你可真够骚的。」我探手在她胯下摸了一把。

    芳芳偎在我怀里,开始给我解衬衫的扣子,道:「你们男的不都喜欢女人骚

一点吗?」

    我一把把她推到了墙边,让她后背紧靠着墙,然后在她酥胸上胡乱地亲吻起

来。芳芳轻轻地哼叫着,她的声音本来就嗲,这样微微呻吟更是诱人。

    我一边用手粗暴地揉捏着她的一只奶子,一边看着她红唇微张,吐气如兰,

脸色嫣红的样子,道:「小宝贝,今天我要好好玩玩你。」

    芳芳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一句话都不说。

    虽然明知道这丫头是装的,但是她娇弱的样子还是让我欲火升腾。我解开腰

带,然后将自己的短裤褪下,一只手捞起芳芳的玉腿,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阴茎

对準了她的下身。

    「宝贝,怕也没用,哥哥来了。」我使劲一用力,肉棒冲开芳芳小穴外面的

阻碍,直接没根到底。

    不带套的感觉真他妈的爽,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

    「呀——」芳芳轻呼一声,两只手用力地抓住了我的肩膀,仿佛不能承受我

的巨大一样。

    她越是表现的娇弱,我心底的那种征服欲望越是厉害。我一边用力地挺动下

身,在她身体里快速地抽插着,一边粗暴地轻吻着她的小小樱唇。

    两个人亲密地吻着,芳芳两条玉臂蛇一样地缠上来,搂住我的脖子,不得不

说做小妹的女孩子吻技都不错,她知道我一定不喜欢太主动的,于是只是很温顺

地配合我。

    芳芳和香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芳芳从始到终都表现的特别被动,也正是

这种被动才让人更爽。

    比如我每抽插一段时间后,芳芳都好像有点受不了一样想躲闪开,但是我就

偏偏不让,抱着她的大腿使劲往怀里拉去。

    我乾脆放下了她的大腿,双手抱着她的小蛮腰,专心致志地进行我的打桩机

工作,在她温暖滑润的小穴里进行着探究工作,深入她的身体,感受那种潮湿和

紧固。

    这种动作我经常在A片里看到过,如今在现实里用出来,才发现真的是很爽,

尤其是把女的顶在墙上,向上翘的鸡巴会插的更深,只要两个人的身高基本差不

多,效果是很不一般的。

    没有了我嘴巴的遮挡,芳芳开始轻轻地哼叫起来。她的呻吟声完全没有职业

化那种表现,而是随着你的动作一下下发出嗯嗯的声音,仿佛被弄到了深处。而

且她的眼神迷离,表情显得十分享受。

    随着我的大力拱动,芳芳胸前的一对奶子上下跳动着,像两只不安分的玉兔,

听着我们两个交合处传来的「啪叽、啪叽」的声音,房间里的气氛真的是淫靡到

了极点。

    「芳芳……」

    「嗯……怎幺了……老闆……」

    「你多大了?」

    「人家今……年……二十……了……」

    「舒服吗?」

    「嗯……舒……服……老闆……你好会……玩……人家……快受不了……」

    听着她酥媚入骨的叫声,我也渐渐来了兴致,动作开始加大加快。芳芳的叫

声也被这动作搞的开始断断续续,有时会突然停住,嗓子里发出无意识的声音,

然后才喊叫出来。

    急速的抽插也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快感,连续快速插了几十下后,我感觉到有

点守不住精关,于是马上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来。然后抱起芳芳,来到床上。芳

芳很自觉地打开了自己的双腿,露出那片芳草地。

    我压在她的身上,肉棒探索了几下,找到了湿的不成样子的小穴,老马识途,

轻易入关。

    已经玩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我不想在她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后面还有三个

呢,于是我的动作开始大开大合起来,每一下都顶到底。

    芳芳舒爽地开始浪叫起来。

    就这样干了差不多一段时间,我全身的血液差不多快要沸腾起来,被芳芳小

穴包围这的肉棒越来越爽,一种酥麻到了极点的感觉传来,我吼叫了一声,阴茎

又颤又抖,在她体内发射了。

    从芳芳身上下来,我打开一包湿纸巾擦拭了下肉棒和下身,看着还懒懒躺在

床上的芳芳,笑道:「干嘛?爽的厉害了?还不起来穿衣服。」

    芳芳浪笑起来,清理了下小穴,起身穿好衣服,走到门前回过头来调皮一笑:

「老闆,怎幺样,还满意吗?」

    我点了点头,这丫头有自己的一套。

    一个小时后,敲门声再次响起。

    从猫眼望去,是一个非主流头髮的女孩子,湖北的小燕。

    我打开了门,让她进来。

    这个丫头其实没什幺太大的长处,除了胸前一对大奶以外,长得其实不算怎

幺好看,但是她年纪很小,按照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来算,她今年才十六。

    「老闆。」小燕怯怯地叫了声。然后就木木地站在那里。

    我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道:「脱。」

    小燕哦了一声,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的衣服基本等于没穿,整个身上

穿了件低胸吊带裙子,然后小腿上是那种齐膝长袜子,花花绿绿。

    她把吊带裙子从肩头往下一抹,就露出了穿着乳罩内裤,长袜子的身体。

五楼快点踹共 十楼也给我出来

原PO好帅!爱死你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觉得原PO说的真是有道理

原PO是正妹!爱死妳了

(三)

    从出租房下来,我直接回到了大姨子姐租的房子里,老婆看见我,鼻子里哼

路过看看。。。推一下。。。

太有趣了!借分享啰~~~

路过看看。。。推一下。。。

路过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这幺好的帖 不推对不起自己阿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楼主呀!

太有趣了!借分享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