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泣血之—-原谅我,我的亲人们 作者:CD(骨灰狼)


[ 另类其它 ]

该文章还有以下语言: 繁體中文 (繁体中文)

我心泣血之—-原谅我,我的亲人们

作者:CD(骨灰狼)

    都说上天是公平的,当你某些地方不尽人意,其它地方必定超越他人/

现实看来,这句话真他妈睁眼说瞎话,狗屎。放屁不打草稿。至少在张琪身上

就不是。

   张琪不仅有张漂亮得让人膣息的脸蛋,还有让人疯狂的身材,如雪般洁白的

皮肤,170的个头,36D的胸,盈盈一握的柳腰,以及那挺拔后翘的俏臀。让所有

认识她的女人忌妒不已。让所有认识她的男人鸡动不已。关键是这丫头是个天生

的衣架子,不管什麽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就跟旗舰店里橱窗里的模特一样。

更气人的是她家境富裕。

  如果说张琪拥有这这麽多,那其它方面至少应该不尽人意,可事实正好相反,

不到22岁的她,已经是个名牌重点大学的研究生二年级了。而她高中的那个闺蜜,早

就四流地方专科院校毕业,待业在家/张琪这个闺蜜真还不是一般的丑,如非要

描述她的模样,长相,还真是折磨人。那就是植物大战僵尸里的那个倭瓜。家境

还贫穷得要命,真不知道张琪爲什麽选取她当了闺蜜。你们看,上天公平吗。

  只有张琪心里清楚爲什麽选取她当闺蜜,因爲这个母夜叉一样的怪物,在高中

时代给她挡了不少男人的追求。甚至还替她挡了爱忌妒的女生的打架。爲此,张

琪才把她当成了好闺蜜。

   当这样一美一丑出现在校园每个角落时,总是引起男生们的唏嘘不已,歎的

是不能追求这个天仙一样的美人,唏的是这个丑怪物能挑翻四个男人。他们害怕

被这个怪物一屁股坐得骨头断裂,或者一头撞得肋骨粉碎,所以男生们只能远远

的望着,把手指放嘴里吹着口哨,当引起两人注意后,除了挺动下身做出下

流的动作外,别无它法,每每这个时候,张琪也不脸红,跟闺蜜相视一笑,径直

走开。

   上天真的不公平,张琪不仅人美,而且还长着一个绝美的性器,洁白的阴户如

同馒头一样,阴唇是肉嘟嘟的,把少女的性器挤成条紧闭的裂缝,上面没有任何毛

发,只有粉嫩肥美的阴蒂上方,稀薄的长着柔软褐色的阴毛,对,不是黑色,是棕

褐色的,贴在洁白的阴户上,更显得高贵性感。而且,她还是个处女。

  张琪每次换衣或洗澡时,都禁不住被自己的身体吸引,看着镜中的骄傲的裸体,

张琪忍不住一只手搓揉着36D的乳房,一只手抚摸着肉嘟嘟的性器,她对自己的身

体是如此的爱不释手,每每总是爱抚好一番后才更衣或洗澡。

   张琪高中一直没有交男朋友,到了大学后,没有了闺蜜的保护,张琪更不敢交

。虽然鲜花求爱信不断,但张琪全都拒绝了他们的好意。直到考上研究生后,张琪

才交到一个男朋友,叫刘槐。

   刘槐并不是优秀得要命才入张琪眼的人,只是那天晚上刘槐打完游戏回学校时,

看到巷子里一辆飞驰的摩托车欲抢一个女人的包,没有得手,但还是把女人挂倒在

地。刘槐赶紧跑过去,扶起了女人,还捡起块石头朝摩托车扔了过去,并骂咧了几

句。回过头时,才看清扶起的人是学校的校花张琪。

  张琪顾不得摔痛的膝盖,慌忙的蹲下收拾包中撒落的书本,刘槐也蹲下来,欲帮

张琪捡书本,不想被张琪推开了手,张琪慌慌张张的把书捡好收到包里,这才站起

来,光线不是很亮,刘槐这才看到差不多跟自己一样高的美人洁白美豔的小脸上泛

着些许红晕。刘槐以爲是被这次抢劫惊吓所至,关切的询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张琪轻轻的呼了口气,高挺的胸脯微微的起伏着。

  刘槐顿时觉得四周都弥漫着一股清香。是这女人散发出来的,这就是所谓的呵

气如兰吗。还是她高贵典雅的体香。刘槐不得而知。

  [你没事就好,太可恨这帮飞贼,早晚撞死他们]刘槐义愤填膺的呢喃着。

  刘槐至少不是专打游戏的学渣,还是有情商的,他见机欲送张琪回校舍,被张琪

友好的拒绝了,刘槐只好挠着脑袋,目送着校花美人的离开,末了不忘还叮嘱声,

/下次走夜路要小心点/

   回到校舍的张琪,见其它三个室友不在。她把包放好后,,便走进了浴室,当脱

下衣服后,张琪看着镜中的裸体,转了一个圈。还好,只有右膝盖有点擦伤,张琪

俏皮的对中镜中的裸体嘟着嘴吧唧了一个,然后开始洗澡,飞快的洗完后,张琪一

丝不挂的走出浴室,径直钻进了紫色纹帐中的小窝。时令已到了立夏,张琪把蚕丝

被盖好自己身体,便迫不及待的从包中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是的,那不是什麽专业书,虽然张琪用一本专业书套着,但里面确确实实是一本

黄书,这是她刚刚从学校周边的一个巷子的最尾末的一家书籍音像品店租来的,这店

同时还经营避孕工具成人用品。租来的,想起刚刚俳徊了好久,最后她鼓起勇气走进

那家店铺时,那个带着老花眼镜,拿着本美女杂志的老头老板,翻起死鱼般的眼睛,

擡望了下张琪,立刻被她的美豔震到了,老头立即放下杂志,色迷迷的眯起那对死鱼

眼,站起来招呼这位深夜来访的美女客人。张琪看到柜台上放着的杂志内容正是个赤

身裸体的美女。不由得俊俏的小脸微微发红。

  [美女,想买什麽呀,是书,还是碟片,还是这些啊]色老头奸笑着用嘴呶了呶避孕套

货品那边。他八成在想,这麽晚了,这样的美女来到她的店,无非也就是像经常光顾他

店的妓女一样的人罢了。但他心里还是有嘴嘀咕,这麽年轻美丽的女人,做鸡太可惜了

因爲张琪实在是太漂亮了,至少老头阅人无数的经验看来,这比那些妓女强上一百倍。

老头不由得感歎世道真是大不同了。

  张琪小脸更加俏红了,因爲冰雪聪明的她,自然感觉到了色老头在想什麽,是啊,明明知道

这是家有成人用品的店,还这麽晚了,他那样想也是正常。[我随便看看,想好了再叫你,你看

你的杂志吧] 张琪也报之以轻蔑的眼神指了指那本杂志。便走到书架那边选起书来。

色老头不悦的斜了一眼这个厉害的美女,拿起杂志愤愤的坐下来,把杂志举没头顶。

  张琪走了一排又一排书架,随手取了几本书翻了一下,又塞了回去,最后转到最里

面的一排,有一块旧床单遮挂着的书架。张琪好奇的掀起旧布,看见里面全是书,便

抽出一本翻了起来。

  才翻了几下,张琪便啪的合起书本,紧张的转过头,看看老板,老板仍把头埋在杂志里,

张琪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不停,小脸由刚才的微红变成红得发烫。这是一本黄色小说,张琪刚

刚翻到描写性爱的页面,一些小穴,肉棒,阴道,等淫秽的词彙充斥了她的眼球。张琪隐隐

察觉得双腿间有些异样正在酝酿。她感到自己有些坐立不安了。

  张琪掀起破布,想要把书放回去,又变得像刚刚在店门外进不进来一样纠结了。犹豫了。

张琪不时的回头看看老板,老板依然没有擡头,那对死鱼眼还是埋在那裸体女人里。最终,

张琪咬了咬性感的嘴唇,又取了几本翻阅了一下,最后挑了二本,深深的呼了口气,整理

了下狂跳不止的心,硬着头皮走到柜台来。

  [这书是租还是卖啊]张琪降低了声音问着老头。

色老头这才又擡起死鱼眼,站了起来,[我看看]色老头接过美女手中书,脸上露出了刚刚

的奸笑。

  [这个不卖的,只租。五块钱一天。押金五十]老头色色的把书递给张琪,假装不经意的

碰了下张琪如玉般的小手。一脸的坏笑看着这个年轻的美女。心想果然是个淫蕩胚子。

  张琪小脸更加通红,下体隐约有些湿润了。她小声的说道/我租/

   色老板这才弯腰从柜台里拿出本记事本和笔,翻开来,又从张琪手拿回书,看了看封面,

把书名,日期写在记事本上。[五十块]说罢把书又推给张琪,借机又摸了下她的小手。

  张琪飞快的从包里拿出玫红色的钱包,涂着靓丽指甲油的纤细手指捏了张五十的人民币放在

柜台上,扫起柜台上的书放进包里,逃也似的沖出了店门。

  色老头扯着公鸭般的嗓子在后面喊起来,[最多三天,三天之内要归还的]

  张琪沖出巷子不久,没走几分锺,就遇到了摩托车飞贼和刘槐

    张琪之所以有这个变化,完全是因爲22岁的她,寝室里的姐妹都已经有了男朋友,而

自己虽有美貌,却只落了个冰山美人称号,每月的排卵日月红期,张琪莫名其妙的夹紧雪白

的双腿,因爲那是一种道不明的感觉充斥在她的下体,像蚂蚁咬一样难耐。张琪有种似乎伸手

去扣扣能缓解骚痒的沖动。但自尊心不允许她做这样淫秽的动作。唯有轻咬嘴唇一月複一月的

忍耐这蚀骨的搔痒。别无它法。日积月累,张琪觉得再也不能做清纯的女神了。

   那是一本极黄的书,作者超级搞笑,叫什麽骨灰狼,文章描写的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少妇从女孩子

到婚后出轨的故事,更让张琪看得瞪目惊舌的是,女孩从头到尾都是和一个叫牛老鬼的老头産生感情

心甘情愿的失身于那样一个收破烂的老头,老头的年纪大得可以做他爷爷了。张琪越看,小脸越经发红

发烫,她甚至能进入到那个故事场景。看到那个女孩的淫蕩,看到牛老鬼油黑发亮的粗大男根。张琪在阅

读的过程中,甚至忘记了自己葱白一样的双腿是怎麽紧紧并扰在一起,大腿是怎麽上下磨擦着她的性器官

。当她看到女孩结婚洞房的晚上,丢下新郎跑去和肮髒的老头真正的洞房时,张琪才感觉双腿间有东西喷

了出来,她惊荒的丢下书,把手探到下体一摸,居然全部是水,甚至把蚕丝棉被都打湿了,张琪羞得捂住

发烫的小脸,也不管自己的爱液沾满她俊俏的脸庞。

  张琪是在羞自己爲何如此敏感,仅仅只是阅读就让自己高潮了,而自己的手还没有抚摸可爱美丽的下体

。倘若一边看一边抚摸下体,还不知道喷成什麽样,张琪一瞬间觉得自己变淫蕩了。

   张琪从床上躺坐起来,掀开蚕丝被套,看着雪白粉嫩的双腿间,柔软棕褐的阴毛软趴趴的沾附在雪白的阴户

上,居然没有一根阴毛是擡起头的,张琪更加脸红了,喷了这麽多吗?下面精致肥美的小穴,如清晨滴水的花瓣

一样绽开。是的,那红润纤长的裂缝还在渗透着清辙滑腻的淫水,就好像是一坑大水沖破堤防,泄洪后的残局,

只剩下绢绢的细流,到最终是干涸但依然湿润。

   张琪起身回洗手间,处理了狼狈不堪的下体,又换了套床单棉被。然后把黄书折了个页,放在枕头底下,便

钻进被子,美美的睡了下去。不久后,张琪做起了梦,在梦中,总是隐隐约约的出现一样影子,一个老头,好像

牛老鬼。又不像,反正第二天醒来后,张琪是这麽觉得滴。

  连续三天,张琪都是在床上度过的,除了吃饭时间。幸好是周末,姐妹们都出去玩了,张琪谎称身体有些不舒服

拒绝了姐妹们的邀请。只爲了抓紧时间阅读这几本黄书。张琪更是惊歎自己一向好学的好学生,居然请了星期一的

假,只是爲了在清静的白天,一个人在房子里,赤身裸体阅读这些黄色小说。张琪觉得自己真的变淫蕩了。

   另外一本描写的是一个女神一样的女孩,爱上了一个侏儒校门卫。把自己的处女都献给了他。后来发展到跟流

浪汉和乞丐交欢。更让张琪想不到的是,作者居然是同一个人,还是骨灰狼。张琪感觉太喜欢这个作者的作品了,写

得女孩是那麽的清纯,又是那麽的淫蕩,张琪甚至幻想有一天,能结识这个作者,也能爲自己写一篇小说。

  尤其是看到女孩晚上跟乞丐在垃圾场地做爱时,张琪不顾一切的掀开被子,葱白修长的双腿都举到床外面,涂着

豔丽指甲油的纤细手指,狠狠的搓着双腿间那美丽的花瓣,美丽的阴毛早已打湿了,粉红的阴唇已晶莹剔透。随着玉手的动

作,都能发出咕唧咕唧的淫糜声音了。张琪一度想插入手指,追求更大的快感,但张琪不敢插入,因爲,她的处女

膜她想等到结婚时候。

   三天时间,张琪整整把书看了三遍,也足足自慰了十次,其间情到浓处,几乎忘了时间地点,差点让人撞破

好在是在自己床上被子里,不然,一定哄动全校。到那时,死一万次都没用了。张琪此时才有了想搬出去一个人

住的想法。

  明天就是还书时间了。

  明天又得见那个色色的老头老板了。

  张琪突然觉得那个摸自己手的色老头没那麽讨厌了。

  张琪隐约觉得会跟色老头发生点什麽。

  光想想,张琪觉得有些湿润了。

  张琪有些担心处女膜能等到结婚时候吗?

  谁会破了我的处女膜。

大家一起来跟我推爆!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路过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路过上楼推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