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相伴(第三十四章)


[ 名人明星 ]

该文章还有以下语言: 繁體中文 (繁体中文)

  美丽的女特警并不答话,从旁边那专门用来放酒杯的垫子上拿起一个盛着红

酒的高脚杯,瞟了我一眼,然后一仰头,含了一口酒在嘴�,然后又凑了过来。

  美女敬酒,岂有不喝的道理?我正準备享受一次皮杯美酒,却见女特警的双

唇仅仅在我的嘴上点了一下就离开了。

  只见杨玲嘟着嘴,笑弯了眉毛,伸出一根白白的手指摇了摇,然后身体渐渐

向下划去。

  脖子,胸前,腹部,杨玲那一对嘟着的红唇一路如蜻蜓点水一般渐渐向下,

最终来到了我的腹下。

  我那弹性优良的泳裤前,早已搭起了巨大的帐篷……

  一双柔荑掌握住了我的泳裤两侧,我微微一擡臀,我那泳裤便向下滑去……

  只见美丽的女特警嘟着嘴,跪在我的双腿间,一手握着我那巨大的勃起,双

眼充满了柔情地看着我,接着,她另一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秀发,然后也来到那

大肉棒之上,双手握住肉杆,将那锃亮紫红的大龟头露在外面,然后,美丽的女

特警俯下高傲的头,那嘟起的两片红唇印在了巨大的龟头上……

  接着,红唇紧紧地贴着龟头,渐渐张开,将我的龟头一点点地纳入了那充满

了红酒的空间。

  那红酒可是冰镇的,我只觉得我的龟头进入了一个冰凉的空间,龟头前端受

到刺激,传来阵阵微微的酥麻感,冰凉刺激,待到整个龟头都进入口腔之时,又

感到龟头触碰到女特警那被红酒「冰镇」过的口腔壁,又是全新的感受。

  下一瞬间,一条冰凉又灵巧的舌头缠上我的大龟头,不断地刮弄撩拨着,令

我爽得直呼过瘾!

  因爲我的龟头巨大,女特警一边将我的龟头纳入口中的同时,也一边将口中

的红酒吞入腹中,当巨大的龟头全部进入口中时,那嘴�已经没剩多少红酒了,

自然冰凉的触觉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失,终于,美丽的女特警将我的龟头吐了

出来。

  「裁判先生,这红酒味道怎麽样?」杨玲狡黠地一笑。

  「嗯……」我装做品酒师一般沈吟了一下,道:「还不错。」就在这时,水

面又是一阵波动,薛琴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

  杨玲见状,立即翻身,準备入水,但是我的性緻一起,哪�会让她再度得逞?

  我立即起身,一把从后面抓住了女特警的纤腰,女特警不由发出了一声尖叫,

我双手往回一拉,便将女特警拉至身前。

  杨玲穿着级省布料的比基尼,那双腿之间的布条也不过能将将遮住而已,我

将那布条往旁边一扒,便将那粉红的玉涡穴口露了出来。

  「刚刚你请我喝酒,现在轮到主人请玲儿你喝酒了!」我笑道,说话间,我

已将大龟头对準了这已湿漉漉的洞口,紧接着,一挺腰,巨大的还带着酒味的龟

头便撑开这小小的洞口,直接杀向花心。

  杨玲在我的调教之下,在我面前异常敏感而易动情,两番对我撩拨之下,固

然令我一柱擎天,却也令她自己浑身燥热,密洞饑渴,此番被我强力插入之下,

只觉得如电击一般浑身一颤,一股快感从蜜穴�直接沖向大脑,然后散发到全身,

忍不住「啊」地一声呻吟出来,双手扶着气垫床的边缘,身体已无需指挥,早已

摆好了玉兔雌伏的姿势,翘起圆臀等待我的沖杀了。

  薛琴浮出水面,擦掉脸上的水珠,睁开眼睛正準备炫耀自己这次潜水闭气时

间比刚才更久,却发现气垫床上已是春光无限,自己的偶像杨玲满面含春一片绯

红,一双妙目微微闭着,双手交叠扶在气垫床边,下巴就抵放在手背上,那修长

的美腿将本就十分挺翘的玉臀高高出一个令人炫目的角度,就在她的身后,自己

的波哥正挺动腰身,那肌肉结实的小腹一下一下有力地撞在那白嫩的翘臀上,发

出清脆地「啪啪」声,随着这啪啪声一起传来的是杨玲的齿缝中传出的娇哼呻吟,

以及那气垫床震动带起的阵阵波纹……

  「啊,你们……」薛琴虽然已有3P经验,但却没想到自己潜了几分锺水起

来居然会变成这样,面色一下就红了,她虽然单纯,却也十分聪慧,一下就猜到

杨玲利用潜水游戏「勾引波哥」的把戏,急红脸道:「你们……怎麽……哎,杨

玲姐姐,原来你要玩潜水是……是爲了…」事发突然,薛琴一时之间呆在了泳池

中。

  「琴儿,快过来。」我在抽插之间享受着玉涡名穴那吮吸的快感,见薛琴呆

在水�,便将她招呼过来,心中却暗道这小妮子还需要更多调教啊!

  听到我的召唤,薛琴才回过神来,听话地游过来爬上了气垫床。

  我一手扶着女特警的纤腰,维持着抽插的频率,一手将薛琴搂到身边,笑道:

「琴儿,你的杨玲姐姐一个礼拜没有吃到波哥的大鸡巴,想得紧了,所以骗你玩

潜水游戏,趁你不注意就先上来发骚了,哈哈,是不是这样啊,玲儿?」「啊…

…嗯……是……是玲儿……想……想要……坏蛋……坏蛋主人的……大……大鸡

……巴了……」杨玲将头埋到臂弯之中,声音羞不可抑,在我故意的控制节奏之

下,断断续续,和娇哼浪吟连在一起,端的是含羞带臊、欲拒还迎、诱惑无限啊!

  小警花薛琴听到自己的偶像竟然说出这样的淫语,不可置信的同时又羞不可

抑,低下头来,却见杨玲那翘臀在故意挺起之下高耸浑圆,那臀缝之间的泳裤早

已拧成一股细绳,歪在一边,那白皙的臀缝中夹着一根巨大的、沾满了露水闪闪

发光的肉棒,每当肉棒隐没,那肌肉发达的小腹就会撞上雪白的翘臀,将那翘臀

上的嫩肉撞得颤个不停……

  手一紧,将小警花紧紧地搂在我的身侧,那前凸后翘,光滑水嫩的娇躯便贴

在了我的身上,紧接着,我一张嘴,便将小警花那稚嫩的双唇含进了口中,恣意

享受起来。

  小警花娇躯一紧,却被我的舌头顶开了贝齿,探将进去搜索起来。

  薛琴喘息着青涩地回应着,那小舌头已比昨日还要熟练,与我纠缠不休。

  如此吻了一会,薛琴更是干脆将双手挂到我的脖子上,全心地与我湿吻起来。

  热情的小警花将身子挂上来,不觉影响了我抽插的节奏,女特警只觉体内那

火热的销魂巨棍速度慢了下来,回头一看,原来薛琴妹子已经挂在坏蛋主人的身

上,只见坏蛋主人一手放在薛琴妹子那令人嫉妒的翘臀上,正吻得火热呢!

  女特警眼中闪过一丝不服,要说床上功夫,我还会不如才破处几个星期的你?

  她已经忘了自己也才破处不到一年而已。

  美丽的女特警轻轻一咬嘴唇,纤腰轻扭,带动着浑圆的屁股抖动起来!

  电臀一出,加上名穴,谁与争锋?我突觉肉棒处传来一阵快速的套弄裹动、

夹弄吸吮,好不舒爽,斜眼一看,美丽的女特警正雌伏于身前,腰肢急摆,还回

头用迷死人的眼神看着我,红豔欲滴的双唇之间正发出销魂的呻吟!

  妈的,这女特警,正是吸精神器啊!

  我鼓励地连拍了几下杨玲的屁股,干脆停下来,好好享受女特警的电臀,顺

便将手伸到小警花薛琴的臀缝中,专心挑逗起来!

  不一会,薛琴已是浑身发软,贴在我身上如膏药一般,而杨玲那女特警耐力

好的特点则发挥得淋漓尽緻,电臀是既快速又持久,只是这电臀对她自己的刺激

也十分强烈,口中的呻吟越来越急促,那洁白无瑕的背上已铺上了一层细细的汗

珠……

  对于已经熟悉杨玲每一个细节的我来说,我知道她的高潮已近,今天这麽给

力的侍奉,值得我赏赐她一次绝顶的高潮,于是我放开了薛琴,双手抓住杨玲的

腰部,狠命地抽插起来。

  一阵狂风暴雨的沖击,美丽的女特警再也舞不出那迷人的电臀,如一头雌伏

的母狮一般,努力挺起自己的身体,接受雄性的征服!

  肉棒快速的进出,搜刮着玉涡名穴内的每一寸土地,搅得天翻地覆,插得穴

内美肉颤抖不已,直到那一瞬间,颤抖的美穴终于如断弦一般,所有堆积的快感

迸发出来,蜜穴一阵禁脔,花心涌出一大股火烫的阴精,而女特警则在臣服之中

发出了欢快而高亢的凤鸣!

  「哈哈……」我大笑着,征服的快感令我全身无一处不舒畅,胯下女警在我

的杀伐之下一败涂地,而我的身边,还有一躲早已动情,浑身火热,等待绽放的

小警花!

  我一手按住薛琴的后脑勺,一手按住杨玲的屁股一推,将肉棒抽了出来,刚

刚大获全胜的大肉棒一离开那一塌糊涂的蜜穴,立即朝天而立,耀武扬威!

  我不由分说,将薛琴的头按下去,那娇豔绯红的面庞压下去,葱白一般的挺

立鼻子触到了那黏糊糊的大龟头。

  「啊……好烫……」鼻子刚一触到大龟头,小警花薛琴就立即感到一阵灼热

腥臊的气息从鼻孔窜入,直沖脑门,只见那巨大的龟头朝着自己,紫红铮亮,挂

满了黏糊糊的战利品,特别是那马眼处,就好像一张淌着粘稠口水的怪物大口,

似乎随时都要将她吃了一般。

  不及多想,那巨大的龟头便抵到了自己的双唇,在自己那清纯瑰丽的樱唇上

留下了一道黏液……

  脑后的大手依旧在往下按,薛琴已不是第一品尝我那刚从别的女人蜜穴中抽

出来的大肉棒了,虽然十分羞耻,但依然顺从地张开两片薄唇,将那湿哒哒的大

肉棒纳了进去。

  女特警杨玲在气垫床上喘息了片刻,爬起来回过头看去,只见那刚征服自己

的男人依旧在那�,那发达的古铜色肌肉充满了力量感,尤其是那胯间巨物,充

满了力量地朝天挺立,下部那充满褶皱的阴囊吊在那�,女特警知道,那�面蕴

藏着无尽的活力,因爲她不止一次地感受过,自己那娇嫩的子宫承受那狂野的射

击时的失魂感。

  曾经她是一名骄傲的女特警,亲手捉拿过各种强悍的罪犯,藐视着所有的追

求者,就连与自己的老公上床也不过是履行一下妻子的职责而已,但是现在,她

彻底臣服了,高傲的女特警像坏蛋主人热情地献出自己那美妙的身体,用自己身

体的任何部分来侍奉主人,甚至与别的女人一起在主人的胯下争宠!

  女特警翘着被撞得发红的屁股俯身雌伏在我的面前,仰视着我,那清澈的眼

眸中包含着崇拜与柔情,那发达的肌肉,巨大的肉棒与睾丸,无不刺激着她的雌

性激素,而那巨大的肉棒顶端,一个比自己年轻了7、8岁,肌肤白玉无瑕,面

容甜美、身材连她都要嫉妒小警花正在用自己的双唇表达着自己的臣服,在那有

力的大手控制下,美丽的少女起起伏伏,吞吞吐吐……

  美丽的女特警心头微紧,她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但是她依然不喜欢看到

别的女人专宠与坏蛋主人的胯下,于是她整理了一下微乱的秀发,臻首一偏,来

到了我的双腿间,伸出自己的舌头,舔在了那满是褶皱的阴囊上。

  两朵美丽的警花一上一下,两张美妙的嘴共同侍奉着我的大肉棒,这让我无

论肉体还是精神上都十分满足。

  两人舔弄了一会,我便让薛琴趴好,準备迎接我的进入。

  薛琴趴在了气垫床上,将那浑圆肥嫩的屁股挺起来,这是她爲数不多比较熟

练的姿势之一,我则是毫不客气地扑上去,抓住那弹性十足的肥臀,就一插到底,

薛琴那肥嫩的白虎馒头屄尽管早就饱含汁水,但是巨大的肉棒突然进入,还是令

年轻的警花全身一窒,尖叫出来。

  而女特警则来到我的身后,退去了那此时已没啥意义的比基尼,贴在我的背

后摩挲起来。

  紧窄曲折的白虎馒头带给了我和玉涡穴不同的感受,玉涡穴向内吸吮,主要

的刺激来自正面,龟头的前端,而紧窄曲折的白虎馒头则肥嫩多褶,带给龟棱多

段而强烈的刺激,反过来,她那多褶的蜜穴也承受着我那巨大的龟头更多的刺激,

出水极快而且高潮强烈,这也是薛琴经受不住我的奸淫的重要原因。

  随着我的有力抽插与撞击,薛琴那肥嫩的臀部嫩肉翻起臀浪,她只感到蜜穴

中的刺激之强烈,直沖大脑,几乎令人窒息昏厥,娇躯不断地颤抖着,忍受着,

可是那名器白虎馒头却不会说谎,腔道内的褶皱每每被龟头搅起都如同放了一道

电一般,令她沈迷其中却又不堪承受,快感迅速地堆积着,很快,那股闪电就蓄

积了足够的能量,直接劈向了她的大脑。

  小警花尖叫一声,蜜穴不由发起了一阵收缩颤抖,死死地裹住我的巨大肉棒

磨动着,阴精一股一股地喷出,烫着我的大龟头……

  幸好小警花已不是第一次了,早已对这种强烈的刺激有了心理準备,难以抑

制的高声淫叫之下,并没有像前两次那样昏厥过去,但也是娇喘吁吁,在崩溃的

边缘了,就连我的大肉棒有一点点移动,都能让这朵小警花颤栗一阵……

  我保持大肉棒的插入,伏在薛琴那光洁湿润的背上,整个身体如罩子一般将

小警花罩在身上,在她耳边道:「琴儿,怎麽样?受得了吗?」小警花伏在我的

身下,微微闭着眼,娇喘道:「波哥……我……我……都……都是我不好……我

……我不行……满足不了……你……」「呵呵……」我微微一笑,咬着她的耳朵

道:「怎麽会呢?想个办法,琴儿一定可以满足波哥的。」「什……什麽办法?」

薛琴睁开了眼睛,似乎看到了希望。

  就是这个办法,我一弓腰,将大肉棒抽了出来,然后顺着小警花的双腿之间

缓缓地移动,最终来到了那从未叩开的菊门之外。

  薛琴瞬间身体一震,面红过耳,身体挣扎起来:「不……那�……那�不行

……」「怎麽不行呢?」我继续在她耳边轻声道。

  「我……我……那�……那�……髒……」薛琴整个身子都被我罩住,哪�

挣扎得动,只能开口求道。

  「别怕……」我轻轻一挺,巨大的龟头死死地抵住那稚嫩的菊门,「琴儿,

难道你不想和我单独共度良宵吗?」「我……」薛琴停止了挣扎,虽然走后门实

在羞耻,但若非如此以后自己无法一个人满足我的欲望,心中也是十分纠结,终

于,这朵小警花不再挣扎,可是浑身依然微微地颤抖着轻声道:「波哥……轻点

……」「呵呵……来,琴儿,把屁股挺住……别晃……」我道。

  说完,我腰身一用力,巨大的龟头便开始了对新的处女地的开垦工作。

  「啊……」薛琴突然感到后身一阵疼痛,自己的身体感到似乎要被撑爆了一

般的感觉。

  「琴儿,加油……」我在开垦的同时,继续伏身在小警花的背上,鼓励着她。

  薛琴一咬嘴唇,忍着疼痛,牢牢地固定着自己那翘起的肥臀,迎接着我一点

点的开垦……

  巨大的龟头一点点撑开那稚嫩的菊门,好在大肉棒刚从两个充满汁水的蜜穴

中抽出来,带着大量的黏液可做润滑,总算不太干涩,半晌,在小警花那似嗔似

怨的呻吟和喘息中,整个龟头都进入了那窄小的通道。

  正当我更进一步的石头,小警花终于顶不住了,带着丝丝哭腔一般的喘息,

右腿向前跨了一小步。

  我当然不会再给她离开的机会,于是立即跟上,大肉棒趁机再插入一些。

  就这样,小警花在我的笼罩下,被插入、向前一小步,再被插入,再向前一

小步,始终不能脱离我的笼罩,终于,当我们来到气垫床边缘的时候,我的巨大

肉棒终于完全进入了那无比紧窄的肠道……

  薛琴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一般,剧烈地喘息着,我却在感歎这朵小

警花真是床上尤物,我的大肉棒虽然感到了颤栗和无与伦比的紧裹,却并没有感

觉到热流,也就是说,小警花的菊门初战竟然没有流血,莫非这朵小警花在走后

门方面天赋异禀?

  整个巨棒的插入令小警花不堪重负,嘤地一声娇呼,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

趴在了气垫床上。

  我也随之伏了下去,整个身体都压在了娇嫩的小警花身上。

  此时我们已来到了气垫床的边缘,薛琴从睡眠的倒影中看着自己那如花美顔,

眼中含着泪花,忍受着身后那难耐的满撑,快速地大口喘息着。

  突然,自己那娇嫩的菊门内一松,再一紧,那肥嫩的翘臀感受到一阵撞击,

撞击的震波从菊门发出,通过身体,传到气垫床,再传到水�,蕩起一波涟漪,

将水面自己的倒影沖乱,菊门内立即传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美丽的小警花立即

发出了难捱的娇吟!

  但是,我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巨大的肉棒在菊花内进进出出,虽然速度

不快,却坚定有力。

  抽插了一会,小警花渐渐适应过来,肠道竟然开始分泌出肠液,润滑着那巨

大的入侵物,而薛琴的娇吟也渐渐从难耐变成了欢快,她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尽

量放松自己来迎接我。

  真是想不到,薛琴这小妮子虽然蜜穴太过敏感难耐杀伐,但这后面的菊花却

是天赋异禀,弹性十足,紧緻又柔软,这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我的速度渐渐加快,杨玲此时也来到了我的身边,她一看便知我现在入侵的

乃是后门,再看薛琴,一副羞耻却受用的样子,不由露出了一丝羡慕,入菊门这

种事她可是被我来过一次,别提多难受了,她虽拥有极品名穴玉涡穴,但后门却

是一般,而自那以后我也没有走过她的后门,可现下看薛琴却显得很适应似的,

这意味着薛琴又比她技多一招啊!杨玲现在已身心臣服,恨不得自己全身都献给

我,眼见薛琴菊门美妙,如何不心生羡慕?

  其实她也不用多麽羡慕,毕竟她拥有紧緻耐操又敏感的玉涡名穴,那可是万

中无一的极品啊!要说起来薛琴还羡慕她呢!

  薛琴在渐渐适应之下,感到自己的菊门内竟然也生出了一种十分羞耻的快感,

巨大肉棒的沖杀挤压之下,蜜穴内竟也感受得到,更关键的是,自己好像可以耐

受得住这样的刺激,在羞耻之中心头却暗暗一喜,不由得微微将肥臀翘起,更方

便我的上下抽插!

  随着我的起伏,水面蕩起一波波的水纹,如绽放的菊花一般,蕩向四方……

  终于,一曲悠长缠绵的菊花吟结束了,我兴奋地将肉棒抵死,怒吼着将大股

的精液全部射入那新垦之地,将身下的美少女带入尖叫的高潮,在那处女地标记

上了我的主权!

  毕竟是第一次菊门承欢,薛琴也是难以爲继,趴在气垫床上就剩下喘息的份

了。

  我从她身上爬起来,女特警杨玲就立即凑了过来,毕竟刚才好一阵她都不能

参与淫乐。

  杨玲凑将过来,只见我那胯下巨物紫红昂扬,上面挂着少许黏液,那大龟头

更是热气腾腾,马眼处还残留着少许乳白。

  本来在我射精之后,杨玲已习惯将我刚射精的肉棒含进嘴�,可是今天,这

大肉棒可是从菊花�抽出来的,想想都觉得……一旦心�有了芥蒂,再看那大肉

棒上,好像……好像还沾着一点点的黄色……

  女特警擡头看着我,见我一副看戏的表情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由得甩了我

一记眼镖,迅速地在身边泳池�打湿了双手,替我清洗起来。

  只见女特警用一双湿润地玉手握住我的肉棒,五指轻柔地在肉棒上摸索着,

将我的肉棒清洗干净,洗到龟头之时,见到那马眼处残留的一丝精液,美丽的顿

了一顿,犹豫了一下,还是舍不得将那精液洗掉,一横心,闭着眼睛伸出红豔的

香舌,将那一丝精液卷走,才继续将我的整个肉棒清理干净,然后,女特警握住

我的肉棒根部,从根部向前端撸动,又从我的马眼处挤出一点点精液,然后又用

红舌将其卷走。

  女特警这一番动作惹得我哈哈大笑:「没想到骚警官这麽爱吃啊,别着急,

一会主人就让你吃个饱!」我的风骚言论逗得女特警满面通红,白了我一眼不说,

还对着我的大龟头使劲吸了一嘴,爽得我全身一抖。

  阳光明媚照人间,美酒烤肉来相伴。

  警服泳装齐上阵,伴君一日真风流。

  两朵警花在泳池中一齐绽放……

  过了几天,到了陈天一的头七的日子,在省城L市进行遗体告别,当然,这

遗体告别不是谁都能去的,G市公安局也就是几个领导带了夫人来参加了而已,

江华和杨玲就是其中之一。

  我也参加了,因爲我是陈天一的「朋友」,又帮他报仇,于是我这麽个小角

色也来参加陈天一的遗体告别了。

  告别仪式上,不管认不认识的,先哭上一顿再说,我也作出一副兄弟死了的

伤心模样。

  正当我「悲伤难过」之时,一个好听中又带着一丝威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你是李波吗?」我擡头一看,眼前一亮。

  我面前竟站着一个大美女,只见她一身黑色肃穆的装扮,面容美丽却清冷,

身材高挑有緻,一头秀发竟然顺长齐臀,虽然神情严肃,却挡不住那迷人的如冰

花般美丽的气质。

  更要命的是,她和G市公安局那个冰美人张紫冰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我是李波,你是……」我「悲伤」道,装作完全没有关注她的美貌的样子。

  「我是省检察厅的高级检察官,张紫莹。」美女说话的语调都和张紫冰十分

相似,「听说陈天一一案是你破的,我还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今天阳光明媚,将我那别墅泳池照得闪闪发亮,而我,则穿着泳裤,赤裸着

上身,惬意地靠躺在气垫床上,漂在泳池�,时不时地吃上一粒葡萄,悠閑地看

着泳池�的两朵浪花。

  杨玲一大早就过来了,带来我让她準备好的烧烤材料,还有两套泳装。

  当这两朵警花穿着泳装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的眼睛都要瞪直了,杨玲

给自己选择的是一套性感的紫色比基尼,极省布料,三点加起来不过巴掌多大,

其他全是线,简直根本就不是拿来游泳的,就是拿来给男人玩的嘛!难怪杨玲跟

了我这麽久,依然脸红得要滴出水来似的。

  而薛琴,则穿的是一身清纯的浅绿色花边泳装,不似杨玲这般暴露,但小警

花虽然才十七岁,却已是爆乳肥臀,清纯的绿色花边泳装,穿在她的身上,实在

是勾人犯罪。

  我当时就将这两朵警花拉过来,一手搂住一个上下其手,抚得二人娇喘吁吁,

又在泳池�追逐嬉戏,揩够了油,才上到气垫床上,很绅士地让二位女士自由地

玩耍一阵。

  于是,这泳池�就翻起了两朵浪花,欢快地游来游去,而两具白皙健美的娇

躯在浪花中若影若现。

  这时,二人游到了我的气垫床边,探出头来,薛琴甩了甩头,笑道:「波哥,

杨玲姐姐要跟我比一比谁闭气时间长,你来做裁判好吗?」哦?居然比这个,真

不愧是女警,除了漂亮,彪悍程度也非一般女子可比啊。

  我点了点头,道:「好。」再一看杨玲,一双美目中,那精灵透亮的眸子带

着一丝狡黠,不知打的什麽主意。

  「那我先来吧。」杨玲笑道。

  薛琴并没有反对,于是杨玲娇躯一沈,没入了水中。

  水平突然平静了下来,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女特警杨玲展示出了超高的水

性,一直没有浮出水面,薛琴面不由点了点头,道:「没想到杨玲姐姐潜水也这

麽厉害。」过了好长时间,大概3分锺吧,杨玲才破水而出,潇洒地甩了甩头,

呼了几口气,道:「怎麽样,妹子,还不错吧?」薛琴面色虽然钦佩,却也没有

慌乱,笑道:「杨玲姐姐真厉害,不过我从小水性就很好,不会输给你哦!」「

是吗?」杨玲眼珠一转,笑道:「那姐姐就拭目以待了。」薛琴面露自信之色,

也是吸了一口气,没入了水中。

  岂料,薛琴刚刚没入水�,杨玲便如同鱼儿跃水一般轻盈地跳上了气垫床,

再一个翻身,那湿漉漉地清凉娇躯便趴在了我的身上。

  「哟,你这是干什麽?想要贿赂裁判吗?」我哈哈一笑,捏着女特警的翘臀

道。

  女特警白了我一眼,含嗔道:「我听说今天的裁判是个大色狼,特别喜欢女

警察,我现在就是来调查取证的,请你配合。」「哦哦?」我闻言将手枕到后脑

下,摆出一副配合调查的样子,道:「这麽美的女警官要我配合,我岂敢不从呀,

哈哈……」只见女特警杨玲趴在我的身上,从一旁拿过来一颗提子,道:「那我

就先调查一下你这个裁判是不是真的会收受贿赂……」说完,美丽的女特警将提

子衔在口中,红着脸,将那清丽的面庞送了过来。

  「嗯,」我严肃道:「本裁判一向大公无私,从不收受贿赂。」说完,我一

张嘴,便吻住了女特警杨玲那嫩红湿润的樱唇。

  杨玲贝齿一合,咬破了提子,甘甜的汁水立刻弥散在我的口腔中,然而女特

警并不打算给我细细品尝的机会,只见她香腮轻颤,片刻之后,一条挟裹着甜美

果肉的滑嫩红舌便探进了我的口中,轻轻挑动着我的舌头,向我发出了任君品尝

的信号。

  我自然是笑纳美人恩,杨玲现在已是越来越热情主动,不枉我的调教啊!

  我惬意地享受着女特警热情的侍奉,被挤得糜烂的果肉在我俩的口腔中不断

地被搅拌着,那甘甜的味道弥漫在那狭小的空间�。

  我感到那趴在我身上的清凉娇躯渐渐变热起来,鼻息渐渐加重,身体开始了

微微的扭动,在我身上摩擦起来,我甚至感到她那一双浑圆修长的美腿也在互相

摩檫着……

  女特警不但越来越热情主动,而且身体也越发敏感了,当然,这只是在我面

前,在她的老公江华面前,杨玲都快成性冷淡了。

  等到我将那颗提子彻底消灭,女特警依依不舍地微微擡起身来,只见她面色

绯红,双目含春,双唇娇豔,整个秀美的面庞能滴出水来一般……

  「嗯……」我沈吟道:「警官,就一颗提子,够不上受贿的标準吧。」我的

无耻言论立即引来了女特警的一个娇媚的白眼。

  我正想看看女特警还能拿出什麽招数来「贿赂」我,突然,水面传来一阵异

动,说时迟那时快,杨玲如灵猫一般弹开了去,悄无声息地窜入水中,就像从来

没有上来过一般。

  就在杨玲回到水�的同时,薛琴破水而出,使劲甩了甩一头秀发,用手擦了

下面上的水珠,睁开眼睛,呼出几口气。

  「怎麽样,杨玲姐姐!」薛琴并未发现什麽异常,还得意地道:「我也不差

吧。」「嗯,不差,不差。」我笑道:「你们俩在伯仲之间,我看,这一次比赛

应该是平局。」「哎,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老好人呢。」杨玲瞪了我一眼。

  废话,就刚才那贿赂法,我哪有空去数薛琴潜了多久的水呢?

  「我可不是老好人,」我一脸严肃地道:「你们刚才确实是不分伯仲,我看

这样吧,你们再比一次,琴儿,这次就你先吧。」单纯的薛琴并不知道事实的真

相,杨玲听了却是面色一红。

  「好啊,」薛琴雀跃道:「杨玲姐姐,要不我们再比一次?」「啊……恩,

你愿意的话可以。」杨玲笑道。

  「好,那就按波哥说的,这次我先开始吧。」薛琴展顔一笑,接着,便深吸

一口气,将那本来就不合年龄的胸部一挺,眼睛一闭,再次潜入水中。

  刚一下水,杨玲就故技重施,再次如鱼儿出水一般跃上了气垫床。

  「这位选手请注意了。」我闆着脸道:「用一颗提子去收买裁判,虽然不够

贿赂标準,但也是不对的!」「那麽……坏蛋裁判主人…喜欢喝酒吗?」女特警

趴在我的身上,整个娇躯都贴得紧紧的,在我耳边小声道。

  「嗯?提子不行,又换成酒了?」我义正词严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