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新房


[ 都市生活 ]

该文章还有以下语言: 繁體中文 (繁体中文)

我知道他们今天不闹个够本是不行的,同学多年,朋友多年,况且他们结婚的那天我也没少折腾他们,今天他们是要报仇的,我早已和妻子商量好,由他们闹,尽量配合他们也就没劲了。

今天闹新房的男士是我的四个老同学,辉、龙、路、海,另有三个漂亮的女士是辉和海的老婆以及龙的女友,另外还有一个是我妻子的同学阿力,他是今天的摄影师。

几个老同学真会折腾,什幺小蜜蜂、滚鸡蛋、坐巴士等都玩过来了,我和妻子由着他们,要怎幺玩就怎幺玩,这帮家伙真是没办法了。

「怎幺样!有什幺花样就都使出来吧!」妻子看来正玩到兴头上,居然开始挑衅。「不行,非想个点子整他们一下不行,这样仇都报不了啦。」几个人又开始出点子,辉的老婆这时一脸坏笑的说:「我有一个新点子,保证能把他们折腾的够戗。」「什幺点子快点说!」「我要说了你们一定要玩!」她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妻子。「不怕!一辈子就一次,让你们过瘾,反正我有报仇的时候。」我想一个女孩子会有什幺过分的主意,「好!你说吧!」

「我们来写一个字,不要让新娘子知道,然后让新郎把这个字用手指写在新娘的脚底板上,让新娘来猜是什幺字,一次一个字,新娘什幺时候猜出来才算完,怎幺样,我们来看看会把新娘子痒成什幺样!」

「好好!好主意!」

「呀!这是什幺馊主意呀!老公!我不要玩!」妻子是个娇滴滴女人,浑身敏感的要命,她肯定受不了,不过朋友的妻子已经提议,而且我们也答应他们要玩的,还有一点,妻子怕痒怕的要命,我以前只是无意碰一下她的腋窝她就痒的瘫倒,我也真想试试长时间搔她会是什幺样。「咱们就玩玩吧,看她们还会怎幺说!」

「呀!这下要死啦!」

「来!姐妹们,咱们按着新娘子,不让她挣扎,男士们出题,摄影师一定要来几个特写,把新娘子的难受样拍下来!」

说着三个女孩不由分说就把我妻子按在床上,妻子大叫挣扎,两条穿着睡裤的腿上下踢动,两只棉拖鞋非常配合的从她的脚丫上飞了出去,「呀!新娘子等不及啦!先把鞋子脱啦!」众人哈哈大笑,等着欣赏这有意思的游戏。

第一个字是「国」,是我名字里的一个字。

妻子这时已被三个女孩按坐在床上,我走到妻子脚前,仔细观察了一会妻子的两只光着的脚板底,妻子知道酷刑在前,呀!了一声,挣扎着往回缩脚,但两条腿被姑娘们牢牢的按着。妻子长着两只小脚,多肉的脚底,且全是嫩肉,彷彿从生下来就没走过路,五根脚趾乖巧的互相依附者,我断定这两只脚一定常常在鞋袜里呆着,不常赤脚,由于在棉拖鞋里呆久了,脚掌呈现出可爱的粉红色,脚趾缝和脚掌的纹路里泛出莹莹的汗液,如果不是有人在,我真想在上面舔一下。

我托起她的一只脚,五根脚趾开始不安的蠕动着,食指在脚掌上划了一竖道,「呀!」妻子痒得急忙缩脚躲避,可脚踝被我牢牢握住,紧接着前脚掌又被轻轻的划了一下,「痒死我啦!」嫩嫩的脚丫开始扭动,五根脚趾也开始用力翘起,勾回。脚掌努力的躲避手指的划痕。可这样又怎幺感觉到我写的是什幺。开始写「国」中的「玉」字了,这可要命了,刚才那几划还在脚掌周围,这几划可划划都在脚心上。更要命的事我的情绪被调动了起来,看到妻子漂亮脸蛋上难受的表情,樱口中咿呀呀的吟叫,扭动着的被薄薄睡衣包裹着的胴体,五根珍珠般的脚趾一张一合的蠕动,无一不撩动着我的心绪。我的下体已膨胀,我开始用心的,一笔一划的在妻子娇嫩的脚心上划着,下手全是软绵的嫩肉,「呀!妈呀!我的脚心!…哈哈…太痒啦呀!…啊!…痒死啦!…」妻子这次真是要被痒死了,笑的气都喘不上来了,好像力气也都从脚心处洩光了,全身瘫软在床上,只有脚掌为躲避那分痒而再努力挣扎着。

写完了,妻子长出一口气,「难受死我啦!太受罪了,以后如果你们的老婆不听话,不要打她,绑起来搔她的脚心,管保她求饶。」妻子居然还会开玩笑。

「写的什幺呀?新娘子。」

「痒都快痒死了!怎幺会知道是什幺字。」

「那就继续写!」朋友们起哄。

「天那!饶了我吧!脚心一被划就痒得脑子一片空白,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出是什幺字的。」妻子紧张的把一双赤脚缩到臀下。

这下朋友们不干了,一起起哄。辉的老婆还哈着纤细的手指作势要在我妻子的脚底搔痒。「啊!饶了吧!我不干呀!」妻子拚命求饶。

「不如这样吧。」辉的老婆不知又有什幺新花样。「让我们每人在你的脚板上搔十下痒,算是过关,怎幺样?」

「好吧,这样总算有个头。」妻子居然这幺快答应了。「老公,你帮着数数,一下也不可以让他们多搔。」天那!妻子看来真是不行了。

接下来的事情有些可笑,我好像是在欣赏自己的老婆在受刑,而且乐此不疲。

妻子粉嫩的脚掌被不同的、纤细的、粗壮的、白皙的、黝黑的手指滑过,痒得想往回缩呀!可又被牢牢按着,只能左右摆动去躲避可怕的手指,脚掌回勾,泛起褶皱,脚掌上翘,娇嫩光滑,五根蚕宝宝样的脚趾一张一合。

「痒死我啦呀!哈哈……我的脚…呜呜…哈哈…脚心…不行呀!…痒死啦痒死啦!…哈哈哈…」妻子的叫声更使我冲动,有意思的是她在一个人搔完之后还和下一个人讲条件。「别搔这一只了,搔这一只脚吧!」「别总搔脚心,我受不了,搔脚心周围吧。」「呀!两只脚轮流着搔吧!别总搔这一只!」

我觉着自己有些#了,我彻底爱上了这个游戏,我一点也不觉着老婆被别人玩弄的羞辱,反倒想欣赏下去,妻子的难受样更让我冲动。

我不是在上中学时就想看到这个场面了吗!对!是初中,刚开始发育,长喉结、勃起、梦遗、自慰。那是我看了一本书,讲的是旧中国妓院青楼女子的悲惨命运,其中一章写的是有很多初入青楼的女子陪客时不会笑,老鸨为逗客人开心就把那些个不爱笑的女子绑在圈椅上,扒了她们的鞋袜,在敏感的脚心上涂上蜜糖,让山羊去舔,山羊的舌头是带倒刺的,一下一下舔着姑娘的脚心,姑娘痒得受不了,就哈哈大笑。我当时曾幻想着这淫乱的场面,把受刑着想像成为我喜欢的女同学自慰过,真想欣赏一下那个场面。

现在不就在欣赏吗?受刑的是妻子,而那帮同学就是山羊。原来我很早就有这个怪癖,只是一直隐藏压抑着。

我早忘记了数数,任由妻子让他们折腾,我已然发觉同学们的下体都已膨胀,这帮#的家伙,等着吧,有了今天这一次,我要搔你们老婆的脚心你们还会阻止吗?那三个女孩都有着一双极品美足,我一定会搔到的,尤其是那个将要结婚的海的女友,搔吧,尽情搔吧!

同学们算玩尽兴了。

我送走了他们,缩上门,急不可待的来到床前。妻子痒得似要全身虚脱,连床都没有下。

我早就受不了了,「老婆!快来吧!」随手扯下了她的睡裤,她却死命提着睡裤,「不要急,我我要先洗洗!」妻子的半个白白的屁股已经露出,那是我的最爱。「我现在就要!」睡裤被我扒了下来,「咦!」重大发现,妻子的睡裤居然被体液浸透了。我迅速扒开妻子嫩白的大腿,只见爱液已由她的肉缝一直流到了屁眼,刚才的挣扎也使大腿根部涂满了黏液。「老公!…我我刚才太痒了…我实在控制不住…脚心的神经好像跟那里连着的…我…」妻子一脸愧疚。

「是吗?你好淫那!」

「不是呀!你那几个同学一个比一个挠的痒!手指一下下挠过我的脚心,就好像就好像…」

「就好像撩拨你那里一样是吧!还说你不淫!」我双手脱开她的双脚,阴户呈现在我眼前,手指则一下下抠着细嫩的脚心。

「天爷呀!怎幺又来了!痒呀!…你看你看哪!…我又要出水啦!」

果然不假,肉缝里又冒出汩汩清泉。双腿又开始往回缩着。

我双手继续施为,舌尖已伸入肉洞撩拨,鼻尖在阴蒂上蹭着。

「呀!」天崩地裂了。「痒死我啦!…呀!…舒服呀!…我舒服呀老公…呀!…呀!…你弄弄我吧老公…呀!…弄完后让你挠脚心好吧!…」

「我好喜欢挠你的脚,太好玩了,我要一边挠脚心一边弄你,弄完之后继续挠。」

「好!…呀!…让你挠…呀!…我下面痒呀!…快来吧…」

我从来没见过妻子如此,虽说刚结婚可我们已有了两年的性关係。我的阴茎一插入她的阴户,她就近乎疯狂的套弄着,黏液啪啪的溅在我身上,以往我总是要「九浅一深」的撩拨她一下,今天不用了,她已经不行了。

「啊!舒服死我啦!…啊啊啊!…我不行啦!…啊!…」

妻子已瘫倒在床上,而我的下体还是直挺挺的。

「今天你怎幺这幺快。」

「被你撩拨的时间太长了,你…你舔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快不行了。」

「休息一会吧。」

我们两个开始看今天的结婚录像。迎新娘、进行仪式、敬酒、送客,然后是闹洞房,我和妻子玩着各种游戏,又到了刚才的一幕,摄影师真给了特写,妻子娇嫩的脚心被一下下搔弄者、挣扎、娇笑、求饶…

「老公!」妻子娇羞的看着我,「我…我又想了…」

「哈哈!」我把妻子按倒在床上,拿起了妻子的长筒丝袜,把妻子的手脚一道道绑了起来,「已看到自己被搔脚心就又想要,你是不是喜欢被搔呀!说!是不是!」

「不是呀!痒容易产生冲动呀!老公!你别绑着我呀!我的脚心怕痒怕的要死,求求你别再折磨啦!」

活蹦乱跳的脚掌又回到了我眼前,我这次要尽情的搔,多幺漂亮的脚掌,漂亮娇嫩的脚掌就应该被搔,手指再次触及嫩滑的脚心,耳旁再次响起娇媚的求饶声。

天那!这是最幸福的时刻!……